你的位置:首 页文化教育廉洁文化典历 》正文

黯然销魂者 唯别而已矣

来源:甘肃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20-11-22 08:30 分享

11月22.jpg

【译文】

让人黯然神伤的,只有离别而已……

又如你住淄水西,我家黄河北,我们早晨同照镜中的装饰,夜晚共熏金炉的香烟。但你赴任千里之外,可惜了我如瑶草般徒然芬芳。寂寥闺房中的琴瑟无心去弹,高台上的流黄织品也黯淡无光。春天的闺门关闭了青苔的秀色,秋夜的帷帐衬映着清寒的月光。夏天凉席清爽,白昼漫长难捱,冬晚独坐灯前,黑夜煎熬难明。织锦为文泪已干,回文诗成对影独伤……

尘世间,有抒写爱情的芍药之诗,有赞颂佳人的情歌。那是卫国桑中的少女和陈国上宫的娇娥。在春草青翠、春水清波的情境里,送别恋人到南浦,感伤之情又将如何!到那秋天的露珠如水晶、秋天的月亮如美玉时,在月亮盈亏、露水成雾的时光流逝中,再去回想春天离别时的场景,思念更会让心绪徘徊。

因此,离别的方式不一,离别的理由有别,有离别必然有怨愁,有怨愁就一定会很深沉……有谁能描绘出短暂离别时的状态,抒写永别时的痛苦呢!

【小识】

中国文化植根于农耕文明,农耕文明必然会产生聚族而居、安土重迁的思想观念,由此,人们在生活中也必然会形成重离别、惜离别、伤离别的情感基础,加之古代山河阻隔、交通落后、通讯极为不便,所以,一旦离别后,便很难获知彼此的音讯,再见一面或者返回故乡就更是难上加难。基于这样的生活基础,古诗文中的饯别、伤别及思乡之情便一写再写,且长盛不衰,虽然“别方不定,别理千名”,但无不充满着真切而深厚的感情,感人至深。

尽管离别诗文佳作如林,但就体裁而言,则以诗为主,文为辅,赋又次之。这也从侧面说明用赋法铺叙离别之情是有难度的,正因此,江淹的《别赋》就显出了其独特之处。不仅如此,《别赋》还成为所有写离别的作品中最优秀、影响最大的作品之一。这不仅归功于江淹巧妙的构思,还得益于其清丽、遒劲而悲凉的语言表达。

赋中,江淹选取了七个离别场景分别铺叙,即:富贵之别、侠客之别、从军之别、绝国之别、夫妻之别、方外之别、情侣之别,每个场景都有精词妙句,都能将直接陈述和委婉铺叙融洽地结合起来,其中借特定境况以烘托感情的手法,被江淹使用得驾轻就熟,完美高效。我们选取的两段分别铺写夫妻之别、情侣之别。夫妻之别主要写别后闺中妻子的孤独和思念,以春、夏、秋、冬四季中各自特定的一个镜头,来烘托闺中人的思念:春天闺门草青青,秋晚明月照空床,夏昼漫长盼日暮,冬夜凝思待天明,极为形象地刻绘了独守空闺的煎熬。情侣之别主要写恋人分别时、别后的情景,春天的南浦之别,是在“春草碧色,春水渌波”背景下的,这么美好的季节,恋人不能相依相偎,却无奈分别,正是以乐景衬哀情,让读者感到无限缺憾。离别后,秋月白露,岁月匆匆,闺中的等待该是何等的“思心徘徊”!显然,江淹极会借景烘情,让离别之情显得唯美而凄怨,也让我们感到这感情是何等纯美,又是那么缺憾,进而更会让我们不由得感慨:有情人就应该终成眷属,必须成眷属!

江淹还特别注意到文章节奏感的变化。他在部分段落用骈体常见的“之字句”,如“知离梦之踯躅,意别魂之飞扬”“见红兰之受露,望青楸之离霜”,有些地方他变为“而字句”,如“日下壁而沉彩,月上轩而飞光”“日出天而耀景,露下地而腾文”,为使文章气韵回环往复,他还多用“兮字句”,因为“兮字句”具有更强的歌吟特色和更绵长的情感余韵,如“织锦曲兮泣已尽,回文诗兮影独伤”“琴羽张兮箫鼓陈,燕赵歌兮伤美人”。此外,江淹还多用清丽的四字句,四字句简洁明快,可以加快文章节奏,适合感情激烈、迫切表达的需要,如“韩国赵厕,吴宫燕市,割慈忍爱,离邦去里,沥泣共诀,抆血相视”“秋露如珠,秋月如珪,明月白露,光阴往来,与子之别,思心徘徊”,明显是要加强或泣血悲壮、或迫切思念的氛围。所以,之字句、而字句、兮字句、四字句的组合,以及自觉的声调抑扬,使得文章读起来朗朗上口,如诗如歌,显得通体晶莹剔透,唯美至极。

江淹出身孤贫,六岁丧父,虽然文采耀世,但仕途蹭蹬,他曾因事受牵连而无辜入狱,也曾辗转于刘宋宗王幕府和郡守县令,一度颇受猜忌,直到南齐、梁初才显达起来。应该说,早年的江淹对人生艰难、仕途险恶是有着深刻体会的,对人情的体察是极为深入的。这也是他委婉、深情地赋写离情的基本前提。到永明年间之后,江淹仕途渐有起色,富贵安逸的生活使他才思减退,很少再有佳作问世,以致有“江郎才尽”之说。

写本文时,正是江淹仕途的低落时期。他因受到建平王刘景素的猜忌,被贬放为建安郡吴兴县令(今福建浦城),心绪沉郁。所以,在吴兴,他写下了众多诗赋,名垂青史的《恨赋》《别赋》就产生于此时(参曹道衡《江淹作品与写作年代》)。(萧寒)

雄黄.jpg

雄黄:单斜晶系,单晶体呈细小的柱状、针状,但少见,通常为致密粒状或土状块体。桔红色,条痕呈浅桔红色。解毒杀虫,燥湿祛痰,截疟。用于痈肿疔疮,蛇虫咬伤,虫积腹痛,惊痫,疟疾。主产于贵州、湖南、湖北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