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清风典历 》正文

【清风典历】旷世孤独寄咏怀

来源:甘肃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20-10-18 07:35 分享

10月18(网站).jpg

【译文】

我孤零零地坐在这空空的厅堂之上,没有人能与我略解惆怅。出门踏上漫漫长路,竟看不见任何的行人车马。登上高处遥望九州大地,只见茫茫原野一派空旷。孤独的鸟儿朝西北飞去,失群的走兽惊慌地奔向东南。日暮时分我更加思念亲友,无法会晤只能写诗以诉衷肠。

【小识】

阮籍,字嗣宗,“建安七子”阮瑀之子,“竹林七贤”之首,曹魏后期著名文学家,中国历史上放达派的宗主。阮籍一生十分复杂。作为曹魏功臣之后,他在政治倾向上自然地支持曹氏宗亲,但现实的政治情况是司马氏掌权,并打压和拉拢士大夫,所以,阮籍便采取了依违的态度,尤其是在高平陵事变之后,他不涉是非,只求明哲保身。即便如此,司马昭还是逼他写了《劝进表》。对阮籍来说这是极为艰难的,从此,他辛苦营造的依违两可、不涉是非的形象坍塌了,他成了怂恿、支持司马氏篡权的士人。写完《劝进表》之后的两个月,他便苦闷而卒。

文学上,阮籍的代表作是82首《咏怀诗》。在中古以前的作家中,如此大量写五言《咏怀诗》的唯有阮籍。这些诗,或隐晦寓意,或志在讥刺,充满着浓郁的哀伤情调和生命意识,形象地展现了魏晋之际一代知识分子痛苦、抗争、苦闷、绝望的心路历程,具有深刻的思想意义和认识价值,为五言诗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尤其是“厥旨渊放,归趣难求”“言在耳目之内,情寄八荒之表”的隐晦特征,使其《咏怀诗》成为古代罕见的政治朦胧诗,也成为阮籍文学的根本性风格。

本诗的主旨是孤独。在孤独彻心的阮籍眼里,他的世界无往而不在着孤独:堂是“空堂”,路是“永路”,鸟是“孤鸟”,兽是“离兽”,屋内无人“与欢”,屋外的大道居然也不见车马!阮籍真的没朋友吗?不可能,因为阮籍是“天下谁人不识君”的名士。那他还孤独什么?他孤独的是没有倾心相交的朋友。在高压政治之下,士大夫们谨小慎微、如履薄冰,有的临场变节,有的忙于逢迎,要寻找一个思想、立场和性格上都能投合的人实在很难。即便“竹林七贤”之中,也仅有嵇康可以与语,但嵇康性格峻烈,早已被司马氏视为眼中钉,根本不便于终日盘桓。那些世俗的、蝇营狗苟的求进之徒,他根本就不屑一顾。所以,他登高望远,却只见悠悠旷野和亘古天地;他率意独驾,却走上歧路口而穷途一哭;他披衣徘徊,却只落得忧思伤心;洋洋士林,朗朗乾坤,竟空无一人可与过从。于是,孤独的悲凉之感便弥天漫地而来,渗透在他诗歌的角角落落,散发出沉郁忧伤的情愫。而且,这情愫带着恒久的时光味道,穿越旷古的历史,韧性地破空而来,强固地感染着每一颗孤独的心灵。(萧寒)

芦根_副本.jpg

芦根:活水芦根呈长圆柱形或扁圆柱形,长短不一,直径约1.5cm。表面黄白色,有光泽,气无,味甘。干芦根呈压扁的长圆柱形。表面有光泽,黄白色,节部较硬,气无,味微甘。清热生津,除烦,止呕,利尿。用于热病烦渴、胃热呕吐、肺热咳嗽、肺痈吐脓、热淋涩痛。主产于安徽、浙江、湖北、江苏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