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廉政新闻头条 》正文

决战脱贫攻坚 | 山谷间架起致富桥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20-08-31 07:15 分享

八月甘南,天高云淡,山青水美。记者赶到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西仓镇新寺村时,流云散布于湛蓝的天空,高原山地裹挟着无限绿意向人袭来。一红一灰两座耿萨桥并行矗立在新寺村耿萨组村口,任洮河水在桥下滚滚向前。

一眼望去,灰色桥桥体崭新,桥面宽阔,混凝土板桥形制坚固;红色桥色彩几近褪去,桥面较窄,人行吊桥形制稳固性较弱。

看似普通的两座桥,对新寺村村民而言却有着特殊的意义。

微信图片_20200831173317.jpg

(王衡 摄)

碌曲县地处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地形复杂,山川交错,黄河上游的重要支流之一洮河穿县而过。新寺村就坐落于碌曲县东北部的洮河沿线,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村民出入村子,必先跨过洮河。

“过去,村里没有桥。无论是小孩上学,还是村民务工,进出都要沿山绕上一大圈。”新寺村党支部书记旺杰告诉记者,更为不便的是,那时道狭路窄,且均为土路,拖拉机和汽车等通过十分危险。

为解决村里出行问题,2001年10月,当地建起了一座红色吊桥。可是,该桥桥面净宽仅2.9米,只能行人通过,牲畜和车辆都无法通行。而新寺村是半农半牧村,吊桥无法解决该村牧民放牧问题。

微信图片_20200831173328.jpg

(王衡 摄)

道路通,百业兴。交通扶贫是贫困地区破解经济社会发展瓶颈的关键。碌曲曾是全省58个贫困县之一,县内层峦叠嶂,河谷相间。桥梁作为交通基础设施,对当地群众生产生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危桥改造也成为当地交通扶贫的一项“硬任务”。

然而,项目问题却频频发生。2016年10月,碌曲县境内的压藏桥、耿萨桥、双岔寺院桥三座桥梁同时完成招投标。然而,因种种原因,工程进展缓慢。

2018年7月,按照县委要求,碌曲县纪委监委对这三座续建桥梁建设情况开展专项跟踪督查。县纪委监委第四派驻纪检监察组重点督查项目建设进展情况,并对发现的问题建立台账。

7月13日,该县纪委监委对县交通运输局下发整改通知,指出三座桥梁改造项目“存在工程进度滞后的问题”,明确要求县交通运输局对问题进行整改,“如整改不到位或出现虚假整改的问题,将按照有关规定追责问责”。

在双岔寺院桥重新开工建设前两天,碌曲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敏伟向县交通运输局局长了解工程进展情况,被告知县交通运输局已与施工单位负责人取得联系,施工队已经进驻现场。

几天后,敏伟因公前往双岔镇政府,特意到双岔寺院桥施工现场查看有关情况。“河流上游沿岸的确堆放着砂石料,也有不少施工人员和施工机械,看上去真像是桥梁开工了。”敏伟告诉记者,“为确认实际情况,我找到施工队的包工头,向他询问施工计划。结果发现,他们不是要修桥,而是要修护河堤。”

督促检查、跟踪监督不是走过场,而是要实地走访,将日常监督做到实处,真正发现问题,督促整改落实。在县纪委监委的督促下,两天后,双岔寺院桥施工队进场施工。

8月2日,碌曲县交通运输局就三座桥梁建设情况向县纪委监委第四派驻纪检监察组作出说明,列出计划完工时间。“局领导班子开会研究,决定从中标公司入手,推进项目实施。”该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赵齐嘉对记者说,他们不仅多次打电话问进度,也经常下乡去看情况。

“被纪委监委约谈后,压力更大了,觉得自己的工作没跟上去。”谈起这件事,赵齐嘉语气沉重。他告诉记者,此后,县交通运输局多次现场督查项目,注重与施工方的衔接工作。最终,双岔寺院桥于2019年7月竣工。

与双岔寺院桥类似,耿萨桥的建设也并非一帆风顺。2017年4月,施工单位进场完成驻地建设、预制场地硬化等工作后,没有按照计划修建下去。赵齐嘉向记者介绍:“当时因受国家环保政策影响,全县砂石料厂关闭,施工单位无法按照原预算金额购买合格原材料,导致项目一度处于停工状态。”

在县纪委监委对项目督办后,耿萨桥终于在当年7月重新动工。碌曲县纪委监委第四派驻纪检监察组副组长才宗加告诉记者,桥梁改造期间,他们多次到现场督促检查,跟进项目进展,直至工程完全竣工。

2019年9月,耿萨桥建设完工,新寺村曾经“山里山外两重天”的局面得到根本改变。新修的耿萨桥直通新寺村耿萨组村口,为当地群众打开了一扇增收致富的大门。

微信图片_20200831173336.jpg

(王衡 摄)

“悬索桥不安全,水泥桥安全,好处更是不用说!”46岁的村民加华加谈起新建成的耿萨桥,脸上露出朴实的笑容。作为一名拖拉机司机,加华加对彻底告别进出村的土路和车辆无法通行的旧桥,满心欢喜。(记者 付筱菁 柴雅欣 自甘肃甘南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