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评论观点本网评论 》正文

【本网评论】

问责是个精细活,首先要“精准”

来源:甘肃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19-08-08 07:15 分享

问责是推动工作的有效方法之一,当前,失责必问、问责必严已然成为常态。然而,不少基层干部反映,在基层存在问责不够精准的问题。

比如,避重就轻的问题。一些执法人员随意执法,引发群体事件,但问责时只以辞退临聘人员了事。在编公职人员工作疏忽,造成了巨大损失,形成了不良影响,问责时却拿借调人员来说事。王顾左右而言他,看似处理一大片,实则避重就轻,问责的板子打错了地方,真正该被问责的人却毫发无损。

比如,轮流坐庄的问题。每一个单位都有自己的职能与责任,每一个岗位都有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哪个部门工作没抓好,谁的责任没尽到,本来是很清楚的。但当遇到问责事项时,有的县区领导就出来做工作,找相关干部谈话,“某某已被问责过了,这次处分你就背上,要有大局意识”。如此“大局意识”!

比如,抓小放大的问题。有些资金,集体开会决策挪用到其他地方,一有问题,担责的是个别干部,还美其名曰:舍车保帅。有些项目,是“一把手”拍板这么干的,出了差错,却让分管领导“背锅”。有些部门习惯了啥事都往下甩,好多工作都是以“属地管理”的名义,层层下放给无权无责无义务的基层,事权不清,造成的问题,最终让基层干部承担后果。这样一来,“大病患者”得不到医治,反而自己觉得可以高枕无忧,乐哉乐哉,甚至可以我行我素,而没“病”的人成了“病号”,大把大把“吃药”。

比如,有难同当的问题。局长被问责了副局长陪,下属单位陪;乡镇党委书记、镇长被问责了,副书记、副镇长陪,站所长陪。大权独揽时“一把手” “一言堂”,被问责时却成了“有难同当”。有的副职就是这样陪进去的,不明不白“被陪同问责”“被躺枪问责”。

比如,指鹿为马的问题。有的单位管理混乱,工作部署随意性大,本来是A部门的事,推不动了,临时动议安排给B部门。B部门的不干吧,会议决定、领导决策不得违背,干吧,职能不顺,结果把自己搭进去了。有的领导言必问责,把问责作为加强单位管理唯一的方式,他说你不尽责你就不尽责,想问你的责就问你的责,处理人成了口头禅。个别案例中,一些地方、一些单位的“一把手”以言代“法”,一不高兴、一拍脑袋就问责,动不动指派纪检监察机关查一查“不听话”的干部。

为问责而问责,问责简单化,也就导致了问责泛化。拿问责立威,其实是推责,是诿过,是权力观出了偏差。就好像看病“吃错了药”,结果是挫伤了老实人干事创业的积极性、主动性,助长了投机者偷奸耍滑、推诿扯皮的歪风邪气,对重点工作的推动、对党员干部的成长、对政治生态环境的营造有很强的破坏力。

行文至此,想说两句话:一是紧盯“关键少数”。 “一位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 。一个领导往往带动一个单位、一个地方的作风。问责走形式,问题出在“一把手”,问责过了头,也是“一把手”的责任最大。重温一下《问责条例》,第4条对“问责对象”的规定中,“重点是主要负责人”。二是依规依纪精准问责。如何问责,有《问责条例》在先,有党规党纪在先,必须不折不扣对照执行,既不能打折扣,也不能随意化,是谁的责任、应该负什么责要精准界定。要知道,精准才是问责利器效应的最恰当表达。(马奋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