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廉政新闻要闻要论 》正文

初心家书|“等到大家都有饭吃再回来”,他却死在了异乡

来源:学习小组    发布时间:2019-07-12 14:54 分享

俞秀松,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主要创始人之一。

1919年,俞秀松离开家乡前对送别的弟弟说:“我这次出去,几时回来没有数。我要等到大家有饭吃,等到讨饭佬有饭吃时再回来”。

1920年5月,在上海与陈独秀、陈望道等发起成立马克思主义研究会。随后参与筹备建立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在他们拟定的《中国共产党宣言》中明确规定党的名称为“中国共产党”。

微信图片_20190712145527.jpg 

俞秀松在校时于夏衍等参与主编的刊物

1922年11月以后,俞秀松先后经历了国共合作、留学苏联、新疆统战等,1937年底,俞秀松在新疆遭诬陷被捕入狱,1939年2月,在苏联被害,时年40岁。


我要救中国最大多数的劳苦群众

—— 俞秀松致父母亲

(1923年1月10日)

父母亲:

十二月十六日寄来的信,于二十二日收到。军官讲习所大约不办了,因为广东现在内部非常纷乱,滇军桂军已集中肇庆,所以我们也积极准备进行,直驱羊城当非难事。我现在的职务是关于军事上的电报等事,对于军事知识很可得到。并且现在我自己正浏览各种军事书籍,将来也很足慰父亲的希望罢。

父亲,我的志愿早已决定了:我之决志进军队是由于目睹各处工人被军阀无礼的压迫,我要救中国最大多数的劳苦群众,我不能不首先打倒劳苦群众的仇敌——其实是全中国人的仇敌——便是军阀。进军队学军事知识,就是打倒军阀的准备工作。这里面的同事大都抱着升官的目的,他们常常以此告人,再无别种抱负了!做官是现在人所最羡慕最希望的,其实做官是现在最容易的事,然而中国的国事便断送在这般人的手中!我将要率同我们最神圣最勇敢的赤卫军扫除这般祸国殃民的国妖!做官?我永不曾有这个念头!父亲也不致有这样希望我吧。

我现在的身体比到此的时候更好了,每天起居饮食比上海更有秩序而且安宁。我自己极快乐,我的身体这样康强,精神上也颇觉自慰。我是最重视身体的人,知道身体不好是人生一桩最苦楚的事,社会上什么事更不用说干了。这一点尽可请父亲母亲放心。

家中现在如何?我很记念。我所最挂心者还是这些弟妹不能个个受良好的教育,使好好一个人不能养成社会上有用的人——更想到比我弟妹的命运更不好的青年们,我不能不诅咒现在的社会制度杀人之残惨了!我在最近的将来恐还不能帮忙家中什么,这实在没法想呢。请你们暂且恕我,我将必定要总报答我最可爱的人类!我好,祝父、母亲和一切都好!

秀松

中华民国十二年一月十日

于福州布司埕

再者:我们总司令部已搬迁到前道尹公署,所以我们未出发前有信请寄福州布司埕总司令部参谋处便可。或者寄福州城守前私立职工学校内民社,陈任民先生转。陈是我到福州后新结交的同志,人很靠得住。当我出发时,必有信通知家中,勿念。

松 又及

微信图片_20190712145536.jpg 

1937年5月,俞秀松(右三)与新疆民众反帝联合会成员在迪化城郊过组织生活的合影。

俞秀松的家书,流露出对亲人的思念,对革命的执着。他曾对友人骆致襄讲“我此后不想做个学问家,这是我本来的志愿,情愿做个‘举世唾骂’的革命家”。他写信给家人:“我虽离国三年,固无日不忧念祖国,但我现在只有努力研究学问,以为将来社会之驱使,又有何能为力!”

1962年,为了表彰俞秀松烈士对革命的功绩,颁发了毛泽东亲笔签署的《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1996年俄联邦军事检察院为其彻底平反。这段尘封半个世纪的冤案,终于沉冤昭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