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专题集锦黑松驿的故事美文 》正文

一块石匾,一座城堡

贾红梅
来源:《古浪文苑》    发布时间:2019-05-14 15:56 分享

城堡,早已不是城堡,只剩一个遥远的传说。

石匾,还是那个石匾,印刻着沧桑与沉浮。

觅着那城堡,那石匾的呼唤,我驱车去追寻它的印记,

初冬的清晨,冷的让人清寒,寒的尽显萧条"。一路的风,带着远古的气息扑面而来。古老的雁鸣从辽阔的西域而来,从逶迤的祁连之巅而来,摇摇晃晃地跌落在枯黄的芨芨草丛里。山河寂,岁月冷,这片枯黄的土地下,究竟藏着怎样的深情。

汉唐的风雨,明清的狼烟,多少位帝王更替,多少年耕云播雨。这条路山长水阔,一程又一程。

山还是那座山,憨厚而敦实,水还是那弯水,清瘦而固执。山与河紧紧地依靠着,交织着,镶嵌在彼此的血肉里。枯黄的草色和微尘无声地回归苍老和寂静。龙沟河,萱麻河,张家河,三条河流从祁连山深处由南往北不知流淌了多少年,不动声色地滋润着这片古老的土地。那裸露着的山脊,一褶一褶,掩隐着一个个故事。在千百年前这片土地该有怎样的葳蕤苍翠,才能与“苍松”“昌松”这样的美名相配呢。

我想象着那个形如纱帽,内有九井八城门的古老城堡巍峨轩逸;我想象着推门见青山,见溪挽碧水的葱郁清幽;我想象着大雪铺天盖地淹没远山的苍凉冷寂;我想象着泥胚墙体镶嵌着牛肋巴木条窗子,朴素而坚韧;我想象着草排搭成的马厩如一位孤独的老人,在山风中矗立,不知日月。

一切宛若目前,在这天地间我只是一个空寂的守望者,在历史的苍凉里瘦骨嶙峋。

“ 驿”这个因战争而衍生的产物,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数不胜数,绵延而立,对推进历史的发展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不论在南国还是北方,总带有些许孤清和辽远的意味。他们或在大漠长河之畔守候最后一抹夕照,或在青山碧野之中拾取草露和微尘。踏尘而来,绝尘而去。黑松驿的“驿”也一样清绝。它在漫漫的凉莊古道上,等瘦马途径遗落一串串哒哒的马蹄声;等行者风雪夜归来,解下斗篷,抖落一路风寒。

夜寂寂,驿站睡了,城堡睡了。山野里的风睡了,天上苍茫的星子睡了。

南来的,北往的。来了、去了、去了、来了、萧然而行。纷沓的车辙印,马蹄印,脚印越走越久远,久远到苍凉,久远成一粒尘土,久远成沧海一粟。

那个驿的城楼有多巍峨,我已无从知晓。千百年来,战事纷杂,它依然屹立。而一次自然的召唤,它随即尘归尘,土归土,永远沉睡。那“纱帽”上的明珠也悲戚而眠。

有年代感的东西,总是泛着冷冷的青光,带着老意,带着沧桑,带着千年月色涤荡过的苍茫阔寂,带着远古山风吹拂过的峥嵘岁月。长空苍凉中,蝶舞芬芳的灵秀无迹可寻。当一抹阳光渗进了沉睡的石匾,数百年前的辉煌一一呈现。山川旖旎,紫烟如缕,马蹄阵阵,松柏苍翠。“凉莊保障”四个雄健有力的大字,在尘世变幻中经历着风吹雨打,日月涵养。它孤独了太久,斑驳的匾体清寂冷峻,似乎在无声地诉说着这个古城堡尘封多年的历史。

喜欢这种沧桑,喜欢这种古旧的味道,深深地浸透到内心深处苍劲生长。我伸出手,一遍遍抚摸那块冰冷的长满皱纹的石匾,用指纹轻触那石匾里折叠着的风声和雨声。指尖微凉,悲,纵横心间。

我似乎触摸到了历史的心脏,触摸到了千百年前的金戈铁马。历史如洪奔而来的马群,长鬓飘散粗尾拂地。多少英武,多少悲壮,多少荣耀,多少呐喊,多少繁华,多少萧瑟,在这里演绎" 而今,都在历史的烟尘里恍然如梦。

谁在固据一方圣土,把曾经的苍莽雄洪,曾经的风华神采一一悉数收藏。谁是见证者呢?这么久的日月了,看见过它的人,都一茬一茬被种进了土地里。那些英雄豪杰,黎民百姓,如今何在?来的人来着,去的人走了。来去之间,千年岁月一闪而息。去来之际,荣辱繁华瞬间落幕。这中间,又包含着多少时光的嗟叹。

腾格里的风,带着大漠的气息,从遥远的天际漫卷而来。烟尘滚滚,黄尘淹没了马群。山野苍苍,浓荫如墨。层层叠叠的砖石,累累白骨,都在历史河流中孤寂地躺着。

被岁月丢弃的几棵松树,依然不离不弃在这片土地上过活着,似乎在向人们昭示黑松驿这个生机盎然的地名原本所具有的意义。那遒劲的枝条似在向世人昭示着那个森林遍布,清泉四溢的古城堡。曾经的松涛阵阵,溪水潺潺,或许它们看见过,经历过。这座城堡的繁盛与衰落或许它们也冷眼旁观过。

岁月荏苒,昔日繁华的城堡,早已变成了寂静的农田。刀光剑影,鼓角争鸣也早已黯淡了,远去了。

那树,那石匾,那城堡,都似一本静静躺着的史书,经年累月地步履相携,留给后人一丝遐想。

站在这残垣断桥边,空气中弥漫着远古的气息。隐约间,松涛阵阵。巍巍祁连仍如故,岁月匆匆数百春。古驿城匾今犹在,不见当年刻匾人!

城无语,石无语,匾无语。城堡也好,石匾也罢,千年繁华,一梦天涯。它接受苍生,繁衍生息。在漫长历史中,它们只是一个瘦弱的标点,一个历史的坐标,却是大漠宽广的胸膛和祁连绵延的臂弯里那颖脱的灵魂,那永远也无法消除的历史的永恒。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土炕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