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专题集锦黑松驿的故事民俗 》正文

洗三 满月 过百禄 闯干爹

张奋武
来源:《古浪文苑》    发布时间:2019-05-09 11:47 分享

古浪风俗既与中原风俗有一定的渊源关系,又有自已独特的地方特色。它反映了西北民俗文化朴素、淳朴的意识。下面举人生之初的几个风俗以见一二。

洗三

“洗三”是人生第一次洗礼。如果说以后的所谓洗礼有什么信仰、崇拜、忏悔、追求的话,那么这第一次的洗礼是最纯正无邪的,它完全为了生命本身,不为任何别的因素所左右。

“洗三”有两重作用。其一,彻底的讲一次卫生,好干干净净的走向人生,迎接生活的赐予和挑战。其二,带有一定的封建迷信色彩,就是为了感谢神灵和先祖的恩赐。

“洗三”前要蒸盘,盘就是大大白白的馒头。孩子出生的第三天,请来接生婆和族中年长心善的女长辈。家里人先向先人神主上香、磕头、献盘,然后再在门后面送生曹娘娘的神位前上香、磕头、献盘。就是说,新生命的降生,一方面归之于祖

宗保佑,一方面归之于神灵的赐予。

开始“椗三”,先用干的柏香煨了火在屋里各个角落熏上一遍,以除腥秽恶臭。还要亮亮的点一盏灯放在桌上。这不是照亮的,大约象征新生儿生命之光吧。然后烧来一盆热气腾腾的热水,这水里煮有花椒等药料,称之为“香汤”。将汤水兑成温水,用新棉花蘸来细细擦洗婴儿身体,浑身上下俱要洗遍,尤其对鼻孔、口腔、肚脐眼,洗得格外细致。洗完了,肚脐眼上要抹上一点清油,然后用做好的“缠缠子”,把孩子的腰缠起来。缠腰的好处有三:一是新生儿腰软,缠上“缠缠子”,抱时不会闪着孩子的腰;二是肚子不会凸起来;三呢,为了保护接纳生命之力的肚脐眼。

最后,用一些红纸捻子蘸上清油点燃,给孩子撩撩擦擦,送到门上。据说婴儿至“洗三”之日才有魂魄。撩擦过的纸不能往远处送。

“洗三”结束,主人将那一方盘大馒头连同上面苫的一块红布送与接生婆,再送他一条裤子或一件衣服作为报答。

当然,这天免不了一顿好吃喝。

满月

新生儿在一月内是不准出月房的。一月满了,给孩子穿戴一新,顶上红头巾,在暖和的时候才能抱出来。习惯上,男孩提前一天出月。出来的时候,小被子要包上两个大馒头,并揣上核桃、枣子,还有的揣上钱,大约是取福禄之意。孩子的爷爷或奶奶抱孩子到各屋里转一转,然后来到正屋。

出月那天,亲友要来恭贺,恭贺的礼品都是给孩子的,有送衣帽的,有送玩具的,有送吃食的,还有送“长命富贵”牌子的,不一而足。

主人家自然要摆酒设宴了。席上讲究吃“寿头”,即一种比馒头小的面食。喝酒也讲究,总以“十全富贴”“满堂红喜”为好。饭必须是长面,取长寿富贵之意。

初生一月里,亲戚邻里要“下奶”。“下奶”有的是蒸上大大的馒头送给孩子母亲补身子。也有的送一种比较讲究的“火熬子”,制作“火熬子”,要将发好的面放在六七寸大的铁鏊子中埋入牛粪火中煨烧,烧出来趁热抹上清油,吃起来脆、香、酥俱全,非常诱人。还有些做一罐好饭送来,这一般是邻居。最有意思的是孩子的外婆来“下奶”。孩子生下几天后,孩子年轻的父亲要到岳母家磕头报喜。孩子的外婆在接下来的几天中要做一个直径尺许、厚约五寸的大圆锅盔来。这锅盔大约要半天才能格熟,火太大,怕焦了;火太小,怕熟不透,须以文火慢烤,并且每隔一会抹一次清油,勤翻勤转,不许有焦色,也不许有白色,一色的葱黄。锅盔的发面里和上猪油、鸡蛋、葱花、蘭香等料,味道相当好。外婆上门来,还要为孩子做一整套衣服,甚至小褥子都要做。

事实上,小孩子出月待客的并不多,只有那些经济条件较好或者久不得子的人家才设宴请客。一般人家只是在这天吃顿好饭了事。

过百

新生儿一百天,有过“百禄”的风俗。这时的孩子更逗人喜爱,可以通过眼神和笑声与父母长辈交流感情了。他给家庭带来的欢乐越来越多。

“百禄”又叫“百晬”(zui),《诗经•小雅•天保》中有“罄无不宜,受天百禄”之句。联系这句话,小儿过“百禄”,当是多福多禄的意思。宋朝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育子》中记载了那时过“百禄”的风俗。“生子百日,置会,谓之百晬”。过“百”那天,大人给孩子换一身新衣服,给孩子买一块牌子挂在脖子上,上面写有“吉祥如意”,或“长命富贵”、或“长命百岁”、或“福禄并臻”、或“受天百禄”、或“百病不生”、或“长发其祥等吉语。过去使麻钱,有可能的话,用红头绳给孩子串一百个新铜钱,以应“百禄”之意。

过“百禄”还有一项活动,应该说这才是“百禄”的主题。这就是“化百禄”,就是收化百家五谷来,为孩子添禄。说是百家,其实化几家就可以了。将化来的五谷装到一些小红布带里,缝在小孩肩上,有些则化一些彩线,将各色彩线打成花线绳,挂在小孩脖子上,应“百禄”之意。

这个风俗中,我们明显看到大人们对孩子的祝福,希望孩子过得美满幸福。

现在,只有很少一些人为孩子过“百禄”,即使有,也是小孩子有毛病的那些人家。闯干爹

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要“闯干爹”,只有那些常生病、爱哭闹的孩子,父母百般无奈,到阴阳先生那一问,阴阳根据五行“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的说法一推算,如果出现父克子或者母克子的情况,才要找干爹或者干妈。如果孩子是木命,其父是金命,便是父克子,孩子的一切不顺都因为父亲克子的缘故,于是便要找一个水命的人来做这孩子的干爹,因为水生木。找到合适的人选后,要带上礼品专门去请。请妥之后,还要到阴阳那里确定栓孩子的日子。栓孩子那天,孩子的干爹或干妈给孩子买上全套衣物,带上栓孩子的锁子来到孩子家。栓孩子的锁大多是专门卖的长命锁,上面写有吉祥的话,不外乎“长命富贵”“百病不生”“松龄鹤寿”之类。也有的用一个旧锁,栓上红头绳即可。比较讲究的还可能用“百家锁”,就是找来的好几家的旧锁连在一起。

做干爹的到干儿子家,在确定的吉时栓孩子。先要上香、磕头,意思大约是禀明祖先,祷告神灵。然后,干爹或干妈亲手为孩子换上新衣新帽,在孩子脖子上挂上锁,旁边的人就说:“好了,一锁压百病,不哭了,不闹了!”这样,干儿子就栓成了。栓孩子的器物讲究用核桃和“鬼见愁”。桃木可以驱邪;“鬼见愁”是一种草本类中药,听名字就可以知道它也是被认可为可以驱邪的。

但是,有些人家给孩子找不到合适的干爹或干妈,这就要“闯干爹”。

“闯干爹”又叫“闯姓”,也要择吉日。

“周姓”的人家头天夜里要做好盘,也就是吃食,要么鸡蛋油饼,要么肉馅包子,总之是好吃的。“闯姓”那天早上,天麻麻亮时分,在屋里向先人神主上香磕头后,抱上孩子,带上盘饼,还要带上别的礼物,按照阴阳先生说定的方向走去,如果遇到人,不管男女老少,不管尊卑贵贱,也不管生人熟人,那么这人就是孩子的干爹或干妈了。这人呢,也不拒绝,非常乐意的接受这偶然而得的于儿子。据说好运气的人才会遇到这种事。既已闯定干爹或干妈,就要把他请到家里酒肉相待;如果是外地人,不能到家里去,那么就取下自己身上什么栓在孩子的脖子上,算是做了干爹,认了干儿子。有些是手绢栓的,有些是头绳栓的,有些是腰带栓的,有些甚至是裤带栓的。带去的礼物呢,就送予干爹,算是谢忱。如果走了好长路还没遇到人,那么遇到猪马牛狗等动物,也不避讳,也须认它们做亲,将那盘饼佳肴丢块给动物吃了,算是认了干爹,闯了姓,给孩子去了毛病,了却了一个心愿。农村中有孩子叫“狗闯”“牛闯”“闯姓”“闯子”“闯闯”“闯娃”的,就是闯过姓的。

“闯姓”时还有一种情况,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既没遇到人,也没遇到动物,那么在遇到桥头、大石之类,便可将盘饼放在桥头或大石上,再不管它,转身回去,听天任命了。如果被猪狗吃了,那无知的猪狗便是不得而知的干亲。如果有路人经过,有缘的发现了,知道是人家孩子“闯姓”,便欣然收取盘饼,算是做了不知其名的干亲。一般说,没有人不收盘饼,因为农村中人相信出门得食是吉兆。


上一篇:民间传统工艺

下一篇:念卷风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