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专题集锦黑松驿的故事历史 》正文

黑松驿水磨

顾鸿庆
来源:《古浪文苑》    发布时间:2019-05-08 17:27 分享

提起水磨,80后没见过,90后没听过,2000年以后的青少年不懂得这个词是啥意思,教科书里也很少出现“水磨”两个字,更不知“水磨”是用来干什么用的。如果出现这两个字,老师还得作解释。

水磨自从被电磨代替之后,人们再也不去光顾它,因为水磨用起来既费劲又费时,磨出来的面又粗又黑还带碜味。因此建在黑松驿河道上的“顾家磨”“张家磨”郭家磨”“唐家磨”“童家磨”“曹家磨”“尚家磨”……一座座水磨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先后被人们撤除了。只有张家河茨儿湾的“席家磨”被县上定为“文物”存留了下来,这是一座主轮磨。由于常年无人管理,已变得满目疮痍、遍体鳞伤,立式水轮和聚水槽早已成为人们炉灶的“口中餐”,东倒西歪的转轴和柱子行将倒塌。这座唯一的古磨犹如风烛残年的耄耋老人,孤独地伫立在河道的白杨林中。水磨已成为历史的产物,它水远也不会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人们也不可能再去建造它。

水磨创建于晋代,是古代劳动人民伟大智慧的体现,它在历史的长河中,一步步进化与改造,发挥了巨大的历史作用。在我县黑松驿等许多地方,至今还留有大量水磨的遗迹。

水磨是中国民间利用水力带动石磨,把小麦、豆子等原粮磨成面粉或面浆的工具。流行于全国各地凡是有河流的大部分农村地区。

水磨是一种古老而有效的磨制面粉的工具,它的构造主要有上下磨扇、转轴、磨脖头、水轮、陆角、(枕墩)支架、聚水槽、地板、围墙、磨塘、磨房、码头等构成。上片磨扇悬于地板的支架上,下片磨扇安装在转轴上,转轴下端安装在磨脖的上端,磨脖中间安装了水轮(磨轮)上的挺棍,磨脖下端插入陆角,陆角是一个二十厘米见方的正方体生铁铸件,每个面都铸有一个形如牛角(直立)的生铁棒,下面的伸入河床底部,四面铁棒下垫上大石头,为磨轮作支撑作用,磨脖下面的正中凿开一洞,洞的周围放上铁綢条(生铁做的四楞棒起轴承作用),使磨脖与陆角之间不易被磨损。安装在码头上的聚水槽下端以倾泻而下水的冲击力打转水轮,从而带动了转轴和下片磨扇的转动,安装在支架上的上片磨扇是用来升降,给进入磨眼的粮食施加压力磨成粉状。磨扇都是用坚硬的石块加工凿造成为圆形,上下磨扇都凿刻有相反的一方方石槽(旋纹),下片磨扇要比上片厚重,使转轴在旋转时起到平平稳稳的作用。

水磨利用河道里水的大小,建造了平轮(涡轮式)磨、立轮(齿轮式)磨。如果是在没有河流的早塬或平川区,人们创建了用畜力为主的石磨、石碾和小手推磨,这些磨是通过转动上扇磨片磨出面粉。

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古浪河上游的每条河道上都存在不少水磨,因为人们全靠它来磨面和给牲畜拉料。每逢冬天,各个磨坊里装满粮食的口袋、麻袋、码满了地板,就连看磨人住的小磨房地上也堆积如山。因为冬天一到,磨轮上塑满了冰,水又小,打不转磨轮,磨面的速度就很慢很慢。凌晨当冰块塑满磨轮时,下扇磨就会发出“咯叽叽叽,咯叽叽叽”那种想转不想转就要停下的感觉,排队磨面的人只能苦等死熬到天明。看磨人每天清晨就要停下磨,冒着严寒去敲打塑在磨轮和聚水槽上的冰块。打完冰才能使磨轮变得轻一点,磨也就快了。

一到冬天,山区磨河湾村的水磨就会兴红起来,因为那儿的水是刚从“大泉头”冒出来的泉水,冬天不结冰,河道的上上下下修满了水磨,“磨河湾”这个地名也可能就是以磨多而得名吧。

小时候我家也有一座水磨,人们称“顾家磨”,是里外并列两盘磨。那是老祖宗留下的财产。解放前我们祖上没地,就靠水磨来养活全家。那时庄稼人没钱,磨面时留点磨栝“籽儿面”、(白面)“大麸面”、(二麩面)“麦黑面”(三麸面)。有的穷人家,为了多磨点面,把麸皮重复磨几遍,用粗箩儿箩下,称“叠麸面”,这样的面基本上是碎小的麸皮。旧社会穷人们吃的馍馍就是用“叠麸面”或“麦黑面”做的。

每逢夏季,父辈们总要维修一次磨轮,磨轮经过一个冬天的敲打冰块,一些横钳于轮网上的“水瓦”(小木板)有的被砸折,有的被水冲走,磨轮上没有“水瓦”也显得有好多窟窿。这时大人们就会请来木匠去维修,维修时要把磨河中的水隔到大河里去,当刚隔完水时,我们就会约上同龄人,提上木桶(那时没有铁皮桶)到磨沟里去抓鱼,大人们挽起裤腿也去抓。河床的低凹处就会汪着水,鱼儿在水里活蹦乱跳,一目了然,这时我们就会轻轻走过去,慢慢伸出双手,接近鱼儿猛一合拢双手捉住将要逃走的鱼儿,就是鱼儿在手中挣脱,它也跑不了,几次三番就会被我们全捉到。有时在磨塘的大石头下边就会捉到胳膊粗的大鱼,回到家后母亲虽然吃素,但也会给我们全家或炖或炸做一顿“鱼宴大餐”。

每到维修磨轮时,也会请来“石匠”,把上扇磨翻转过来,放到地板上,再把上下磨扇的一方方磨平的齿纹凿锻的锋利一些。

水磨,虽然在我们的视野中不复存在,但它那磨面时发出的隆隆声和冬季里慢悠悠咯叽叽叽声还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出生的人们耳边萦绕。

水磨,这个为人们磨面的工具,已封存在历史的长河中,在人们的记忆深处渐行渐远。


上一篇:黑松驿石匾之谜

下一篇:关内侯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