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廉政新闻媒体聚焦 》正文

守望传承看家风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9-02-12 07:34 分享

LOCAL201902071043000142883090813.jpg

春节,维系着情感血脉,维系着文化传承。在这个最能寄托和承载中国人情感的传统节日里,本版推出“春节返乡看新风”系列报道,呈现本报编辑记者返乡时记录的热气腾腾的中国故事,在人与人的关系互动中观察党风政风、社风家风的新变化、新风尚。

——编 者

“家风是社会风气的重要组成部分。家庭不只是人们身体的住处,更是人们心灵的归宿。家风好,就能家道兴盛、和顺美满”。

“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

“在家尽孝、为国尽忠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没有国家繁荣发展,就没有家庭幸福美满。同样,没有千千万万家庭幸福美满,就没有国家繁荣发展。”

——习近平

本分实在

传家久

在甘肃天水,沿着山路往北走,到了麦积区和秦安县交界的山岭上,有一个叫刘缑的自然村,那就是我母亲的娘家。她出生在那里,并生活了20多年。

我的母亲,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农家妇女,一辈子勤勤恳恳,风里雨里,不说累不说苦。下地干活,回家喂猪,闲了做些针线活。母亲爱煮罐罐茶喝,廉价的茶叶放得多、泡得浓,味道极苦。她说,这样喝有劲,干活有力气。母亲已过天命之年,始终相信社会光明,相信勤劳致富,相信本分实在才能传家久。

一进腊月,母亲就开始掐着指头算日子,盼着我和弟弟回家过年。母亲一生都在乡下,没有多少文化。对于日新月异的社交通信,她始终处于手忙脚乱的学习中,就连用微信打视频电话也是最近才掌握。她知道我是个记者,却并不清楚记者具体都干啥,只晓得要采访写字。所以,她很少给我打电话,生怕打搅了我的工作。

今年回家,母亲不知从哪里知道了新闻敲诈的说法,突然对我说:“从根子上讲,你还是农民。老话说,人哄地一时,地哄人一年。你干的工作我不懂,但应该也是这么个道理。要说实话干实事,千万不要偷奸耍滑。咱家祖上都是老实人,吃过亏但没害过人。”听母亲这么说,我先是吃了一惊,接着又暗自慨叹,原来这人世间,母亲的话真深刻,真有力量。

我家大坪村,在沟壑纵横的北山上。北山是土山,缺水。前些年,家里养猪,水成了大问题。每天早中晚,母亲推上小推车,去到村里唯一的泉眼旁,一马勺一马勺地把3个30升的塑料水桶装满。然后,再将这重达180斤的水,沿着山路独自推回家。

一路爬坡,夏天太阳毒辣,汗水滴在厚厚的浮土上,能听着响。冬日里三九天,铁把手上的寒气,透过劣质的线手套直往手心里钻。纵然是这样苦,母亲一干就是数年。直到后来,政府出资,为整个山村通了自来水,母亲才歇了一口气。她常说,人一辈子的路,最终都要靠自己。靠自己踏踏实实地干出来,才会有好日子。

按照惯例,大年三十晚上,母亲包了扁食。吃饭时,母亲喝下一小杯白酒后说,“我和你爸都老了,在供你们上学的时候,榨干了力气,再想帮衬你们,基本上没了可能。你们兄弟成家买房,看来只能靠自己了,我们尽量不成累赘,保护好身体,不随便进医院。”我转过头,泪水顺着喉咙流。

每年回家,都能发现,母亲在变老,白头发越来越多,皱纹越来越深。母亲不会做大菜,但面条擀得好。每次回家,她都要给我做浆水面。面一定要自己手擀切细,再炒上一盘绿辣子。人的胃是有记忆的,母亲知道,小时候,能吃上一碗白面条,那就是我的饕餮盛宴。如今回家,到了饭点,只要看我坐定,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就端了上来。母亲站在一边,看着我狼吞虎咽,高兴得像个孩子。

母亲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到天安门广场看看。去年夏天,我带着父母看了升旗,又登上天安门,再进故宫博物院。吃饭时,听得一碗炸酱面25元,母亲偷偷将碗底的酱汁都舔干净。登临八达岭,在好汉坡前,母亲让我给她和父亲拍照留念。回去的车上,她说,这辈子到过了首都,没啥遗憾了,再就要赶紧回家,这次出来花钱不少,要好好干活,一分一分地挣回来。

故乡人多地少,山地尤其贫瘠,收入微薄。但人人活得高贵,精气神饱满。又一年返乡,又一次回家,母亲又对我再三叮嘱。每年她都要说,总结起来其实就一句,不管世事咋变迁,人心定然要良善。

两代三人

话恩情

家长富宏博:

忙碌了一年,一家人过年围坐在一起谈谈变化、唠唠闲嗑,这感觉真好!

我叫富宏博,今年74岁了,是佳木斯一名退休干部。2017年,我们家被评为黑龙江省文明家庭。“党助我家、家兴为党”是我们家最值得骄傲的好家风。这家风是怎么来的呢?我慢慢给你唠。

别看我姓富,名不副实,小时候家里一穷二白。1960年父亲得病去世,老富家的天一下就塌了。8个孩子再加赡养我奶奶的生活重担,都压在了母亲身上。可日子还得过下去不是吗?在我们不知所措时,镇党委和政府特批母亲接了父亲的班,还免了我们兄弟姐妹的学费。全家10口人有了生计,这对我们这一大家子来说,就是恩同再造呐!我母亲打那时候起就常对我们8个兄弟姐妹说,你们都是党给养大的,没有党就没有这个家,你们要知恩图报!就这样,铭记党恩、报答党恩就深深融入了我的骨血里。

所以,当1969年省里要从各地市抽调30名干部支援大兴安岭建设时,我第一个就报了名,第二年光荣入了党。当时的大兴安岭条件苦着呢,零下几十摄氏度的天,我们住地窨子、吃菜团子,在那儿一干就是10年。1979年调到佳木斯工作,我不贪不占,尽心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退休后,我开始研究党史。佳木斯所处的三江平原地区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发源地和主战场,围绕那段历史,我研究得乐此不疲。人民日报还报道过我研究东北抗联的故事呢!

女儿富饶:

我老爸说的没错,我们家虽然姓富,但家里也不算很富裕,可我们的精神世界很富有。“党助我家、家兴为党”的家风对我们姐弟俩的影响很大。我叫富饶,是家里的长女。我老爸退休后醉心于研究党史。每天凌晨三四点,他就起床查资料、搞校对,天天如此。有一回他为了寻找烈士牺牲地,10多次钻进深山老林。当最终找到并确认烈士牺牲地的那一天,突降暴雨,把老爸淋成了“落汤鸡”。回到家,他感冒发烧,挂了好几天点滴。

我老爸从来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他用实实在在的行动给我们姐弟俩“打样”,让我们知道什么是“党助我家、家兴为党”。

受我老爸影响,我也和他一样用记录历史的方式践行家风。这几年我陆续担任了《铁血三江》《决战黎明》等反映佳木斯地区东北抗联事迹的纪录片导演,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知道这里的光荣历史。这项工作虽然枯燥,但一想到越来越多的东北抗联老战士离世,自己做的是一项让后人铭记历史的抢救性工作,我就有使不完的劲。

儿子富强:

我没有像姐姐一样继承老爸的“文脉”,但是我老爸对于党的事业那份忠诚,还有那种嫉恶如仇、爱憎分明的正义感,我却是继承了。我叫富强,是佳木斯市纪委监委的一名干部,我也在用我的方式践行“党助我家、家兴为党”。我们在工作中难免会遇到说情打招呼的情况,但是一想到那些腐败分子将党纪国法置之不顾,破坏了党的形象和老百姓的利益,我就会紧紧把住这道闸门,任谁打招呼都不管用。我心中自有一杆秤。

有一件我很自豪的事儿,没丢老富家的脸。刚参加工作没多久,我和同事在社区走访的时候,遇到一个持刀歹徒将一名群众刺伤后抢劫。当时我啥也没想,就和同事冲了上去,经过一番厮打搏斗,把歹徒给制服了。后来我还因为这件事,被评为全省道德模范。我想这就是我老爸以身作则、潜移默化的结果。(本报记者 王锦涛 本报记者 柯仲甲采访整理

《 人民日报 》( 2019年02月07日 04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