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廉政教育清风文苑 》正文

读书应知其味

来源:甘肃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20-09-16 10:27 分享

每每打开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社会沉浮沧桑的历史卷轴,历代古圣群贤好学上进、勤奋进取、自强不息的历历往事犹在眼前。

“ 苏秦刺骨,孙敬悬梁。”“孙康囊萤映雪,匡衡凿壁借光。”孔子:“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吕蒙:“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韩愈:“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白居易:“是时天无云,山馆有月明,月下读数遍,风前吟一声。”翁森:“读书之乐乐何如,绿满窗前草不除。读书之乐乐无穷,瑶琴一曲来薰风。”

中华民族根植于灵魂之中的崇尚读书、尊崇书香门第的禀赋可谓深矣!

作家王蒙说,“读书不仅仅是一种获取知识的手段,更是一种享受,一种生活态度。”读书更应该是一种生存本能,它与空气、食物、水一样重要。

读书无论对于个人、社会和国家,都是进步的阶梯。每一个“察乎天地之道”,莫不“造端乎夫妇”。所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正是告诉我们读书学习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追求的过程。东坡先生年少时傲气题联“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后经一老者拜访出其丑而改为“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进而发奋学习,以致被贬到海南岛,仍居草棚与儿默书抄书,乐此不疲,终于成为一代文豪。“知不知,为之知,不知而以为知,为之病。”“舜其大知也与!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舜的好问好察成就了其治国理政之基。克莱•舍基在《认知盈余》里说:“你知道的越多,反而知道的越少”。苏格拉底70岁时,仍然认为自己一无所知,之所以被认为最聪明的人,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无知的。阳明先生把读书做圣贤当做人生第一等事,被贬毒瘴之地挣扎求生,却依然不忘研习《易经》,成为历史上极少见的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千古第一人。“世间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末世圣人”曾文正以 “臣博览史册,近阅世情,窃见无才而位高于众,则转瞬必致灾祸”为由,坚决请辞节制三省之权,转而回归“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的境界中。从小因“读书狂”而得名的陈寅恪先生,其学问纵横古今、贯通中西,在众多获得预留果的学者中独领风骚,从而成就了他的“四不讲”的境界!

某假日,给一位朋友打电话问其忙闲,回答在看书,使我内心顿生钦佩而自惭形秽!

读一位朋友的习作,“时间,会带走许多东西,可它也会留下许多东西,那些与朋友一起经历的岁月,一起走过的路,终会沉淀在心底,不曾离去……”细细品味作者简洁、自然清灵的笔调和那份恬静的心绪,竟让我陷入静静的沉思之中,以致坐车过了好几个站点才反应过来。

“夕阳、炊烟、晚风、麦菽,打鼾的猫咪,汪汪的犬吠,还有暮归的老牛和噘着嘴的爷爷”,一位朋友笔下呈现出立体生命的灵动场景,把我引向家乡,引向回忆,引向童年,引向五柳先生的“戴月荷锄归”里,引向朱文公的“半亩方塘”中……

一次乘坐出租车,司机师傅跟我主动聊起“四书五经”“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还有稻盛和夫,天哪!使我惊叹之语脱口而出。顿然悟道:我们总是习惯用世俗的眼光看待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殊不知看书不是哪一个学科、一个阶层、一个群体或仁或智者的专利,读书不分高低贵贱,文化无视知多识寡,它就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里,即“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智”。

今年疫情期间,武汉方舱医院那位被网友称为“清流哥”看书的照片走红,就在大多数病人都在玩手机、聊天,或躺着睡觉时,唯独他聚精会神地看着书,仿佛身边的纷繁嘈杂都与自己无关。“清流哥”的读书,读出了气韵,读出了定力,读出了高蹈,读出了安静之美,读出了胸次无尘之境,在浮嚣或聊赖的空间里,以一己之力勾画出一个宁静自若的世界!

“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读书亦如此,古人说“读书得间”“读书要涵泳玩索,久之自有所见”是读书的心得,冀以此达到“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三日卧床不食不语”的境界,才可谓读书真知其味也!(傅小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