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廉政教育清风文苑 》正文

特殊朋友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20-07-24 07:31 分享

余光辉的那个村子叫崇瑞,距福建南平市光泽县城大约十二公里,骑行一小时可到,这是一条风景优美的骑行线路。余光辉的家就在公路旁边,门对面隔着马路有棵巨大的板栗树。之前我见过他两次,他一次坐在门口,一次走在路上。当时我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竟然穿着开裆裤,虽然好奇,也不便打听。

后来听了县扶贫干部蔡小玉的介绍,我才知道余光辉的遭遇。出生四个月的时候被炭火严重灼伤,未能得到及时治疗的余光辉从此落下尿失禁的毛病,一年到头只能穿开裆裤。祸不单行,余光辉四岁时,父亲上山伐木,下坡的时候,板车失控翻车身受重伤,等乡亲发现抬回家里,已经奄奄一息,没多久就去世了,母子从此相依为命。

那是2017年春寒料峭的一天,蔡小玉第一次来到余光辉家,他躲在房间不敢见人。推开房门,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一股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只见余光辉眼含泪水、一脸无奈地坐在铺着稻草的床上。

那天气温仅三四摄氏度,余光辉竟然穿着一条单裤。看到他冻得通红的脸,胡子拉碴,表情僵硬,蔡小玉忍不住打了几个寒战。

我曾经问蔡小玉,见到余光辉后,你有没有想过换一个扶贫对象。蔡小玉说,没想过,真没想过,扶贫哪能挑肥拣瘦!我说,余光辉情况特殊嘛。蔡小玉笑笑,说,扶贫对象情况没有不特殊的,当然,余光辉的情况更特殊一些,但是只要真心帮扶,就不存在什么方便不方便,特殊不特殊。我与他结上对子后,他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脸色慢慢好看起来。

余光辉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耳背,交流困难,余光辉也是木讷寡言,蔡小玉不厌其烦地问他们有什么想法。余光辉局促地咬着手指,答非所问,我没文化,没见过世面,不会说话。蔡小玉一时拿不出主意,不知从何帮起。

冥思苦想了好几天,最后还是蔡小玉的丈夫提醒了她,都说身残志不残,余光辉身体特殊,如果能改善他的身体状况恢复自尊,精神面貌自然焕然一新,精神面貌改变了,志气就有了。蔡小玉一听,激动起来,对呀,你说到点子上了,就这么办!

此后,蔡小玉不断往医院跑,经专家会诊后,决定帮余光辉进行手术。手术相当成功,心细的蔡小玉请做过裁缝的母亲缝制了一个斜挎小布袋,尿袋放在布袋里,背在余光辉身上,实用又美观。余光辉高兴得跟孩子似的,不停向蔡小玉说着感谢的话,没有你,我余光辉这辈子都别想挺直腰杆做人。

从未走出村子的余光辉,有了融入社会的勇气。话虽这么说,真要融入社会却非易事。

工作是融入社会的最好方式,可是余光辉一没文化二没技术,找工作不容易,蔡小玉踏破铁鞋费尽口舌,终于找到并说服一家公司,同意招收他做门卫。

那天,余光辉理了发、刮了胡子,穿上干净整洁的衣裤,跟着蔡小玉去报到。尽管特意交待余光辉穿了件长衣服,但老板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残疾。

老板立即改变态度,面露难色,说道,我不是歧视也不是不帮忙,他这种身体状况实在不合适,请理解。

在多次寻求就业无果的情况下,蔡小玉只得另辟蹊径,先到农业部门取经,然后既送技术又送鹅苗,通过养鹅,余光辉有了有生以来的第一笔收入。

鹅是蔡小玉帮忙推销的,自己也悄悄买了一只。如果直言自己买,余光辉肯定不收钱,他一再表示要送她一只以示感谢,蔡小玉谎称鹅都被朋友买走了。

鹅是放养吃草长大的,肉质鲜嫩,口味极佳,颇受欢迎,次年加大了养殖规模。与此同时,蔡小玉与崇瑞村委共同努力,为余光辉争取到养蜂产业代管和小额信贷投资托管等项目,余光辉有了另一笔收入……

余光辉家瓦房破漏,外面刮大风里面刮小风,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蔡小玉想方设法争取到一笔资金,请人将房屋修缮一新。

曾经有电视台记者采访蔡小玉,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你治好了余光辉的病,还补好了他家的房子。”蔡小玉笑道,我哪有这本事,是医生和泥工的功劳,我只是牵线搭桥而已,接下来我要帮助他解决看不上电视的问题。

无线电视时代,余光辉看上了电视,随着有线电视进入千家万户,反而看不上了,原因很简单也很辛酸——买不起机顶盒缴不起收视费。他那种状况,到邻居家看电视听新闻,既不方便也不受欢迎,长夜漫漫,母子相顾无言,大眼瞪小眼,只得早早上床,却又辗转难眠。

蔡小玉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到有线电视台求助。负责人说,村民居住分散,单独立户不收费不现实,不过有个折中的办法,如果邻居离他家近,可以牵一根线过来,相当于从一楼把线牵到二楼,立户费收视费全免。不过,这项优惠只针对贫困户,其他人不能这么做。

蔡小玉兴奋地说,有,邻居家非常近。负责人笑道,这就好办了,你定个时间,我派人去安装,扶贫工作人人有责嘛。

蔡小玉征求邻居意见,邻居说,这是好事,当然同意,没什么不同意的。蔡小玉于是掏钱买了机顶盒,又将自家的小电视送给余光辉,他家那台太破旧了。

事隔多年,余光辉寂静的家里不时传来欢声笑语,有时是电视里发出的,有时是母子发出的。蔡小玉发现,余光辉的表情越来越生动,每次看望他,她都要盯着他的脸看一会儿。有一回,余光辉发现了,不好意思道,你怎么老盯着我看,我脸上又没有花。蔡小玉欣慰地笑道,你脸上虽然没有花,但是笑得像花一样灿烂。余光辉有些不好意思,说,我没有文化,不懂你的意思。蔡小玉继续笑,笑而不语。自此,蔡小玉与余光辉成了好朋友。

前些天,骑经崇瑞村的我,看到久未见面的余光辉,他正蹀躞赶着一群“曲项向天歌”的大白鹅。本想跟他聊聊,莫名其妙的,车停下了,却没有开口,只默默看了他几眼,继续骑行,越骑越有力。

此时无声胜有声。我看到余光辉脸上幸福的表情,还看到板栗树繁花似锦,今年定是个丰收年!骑出崇瑞村,我给蔡小玉打电话,请她代我向余光辉订购两只大肥鹅。

(邱贵平 作者系福建省光泽县纪委监委特约监察员)


上一篇:无眠之夜

下一篇:盛开在掌心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