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清风典历 》正文

【清风典历】太宰之问

来源:甘肃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20-05-23 07:35 分享

5月23(网站).jpg

【译文】

 宋国的太宰派自己的家臣去市场视察,回来后问道:“你在市场上都看到了什么?”家臣答道:“我什么也没看到。”太宰说:“尽管这样,你还是说说市场上的情况吧。”家臣答道:“市场南门外有很多牛车,非常拥挤,人只能勉强通过。”太宰便嘱咐家臣:“切不敢把我对你的问话告诉任何人。”然后把专门管理市场的官员叫过来责备道:“市场门外为什么有那么多牛粪?”管理市场的官员非常奇怪太宰为什么知道得这么快,于是惶恐谨慎地对待自己的职守。

【小识】

诡诈之术

武王灭商之后,封“殷末三仁”之一的微子于宋,所以宋又称商。这里的商太宰就是宋国太宰。他想要了解市场的情况,却不去直接询问,而是先派遣自己的近身家臣少庶子去打探情况。在得知市场上牛车的拥挤后,太宰心里有了数,于是招来市吏质问:市场门外哪来那么多的牛粪?市吏因此而感叹太宰之神明!这就是韩非所说的“疑诏诡使”,采取可疑的命令,使用诡诈的手段,以此来考察臣下言行的真伪。“少庶子”为官长亲近的侍御之臣,一般为年轻的家臣,战国时期各国君主、相国、县令等都配设有此职。由于少庶子长期在长官身边,因而往往担任一些特殊的任务。《韩非子•七术》里也有另一位少庶子的故事:“卜皮为县令,其御史污秽而有爱妾,卜皮乃使少庶子佯爱之,以知御史阴情。”这位更夸张,他受县令委派,为了查清御史的污秽行径,竟然来“色诱”御史的爱妾。韩非子真是洞悉世态人情!

《七术》篇中,韩非举论七种君主控制臣下的政治手段,其中“疑诏诡使”、“挟智而问”、“倒言反事”等完全是玩弄诡诈的权术手段,这样的例子也有很多,譬如: 

周主亡玉簪,令吏求之,三日不能得也。周主令人求而得之家人之屋间。周主曰:“吾之吏之不事事也。求簪,三日不得之,吾令人求之,不移日而得之。”于是吏皆耸惧,以为君神明也。

周主下令索曲杖,吏求之数日不能得。周主私使人求之,不移日而得之。乃谓吏曰:“吾知吏不事事也。曲杖甚易也,而吏不能得,我令人求之,不移日而得之,岂可谓忠哉!“吏乃皆悚惧其所,以君为神明。

周主就是东周君。公元前367年,周王朝统属的疆土,分裂为东周和西周两个小国,《战国策》即有东周策、西周策记载其事。他们的国君分别被称之为东周君、西周君。这和西周、东周王朝并不是一回事。东周君一会儿“亡玉簪”,一会儿“索曲杖”,而且总是在群吏“求之数日而不得”之后,“使人求之”即可找到,从而令官吏以其为“神明”。看来他挺会玩这一类手腕儿的。其所使之人,就是少庶子一类的亲信卧底。还有其他一些,比如:

西门豹为邺令,佯亡其车辖,令吏求之不能得,使人求之而得之家人屋间。

卫嗣公使人为客过关市,关市苛难之,因事关市以金,关吏乃舍之。嗣公为关吏曰:“某时有客过而所,与汝金,而汝因遣之。”关市乃大恐,而以嗣公为明察。

情节不一样,套路总相似!这些诡诈之术,韩非讲得很露骨,读起来也很让人不舒服。不过,这不是他的错,他只是将那些权谋手段冷峻地呈现出来而已。(阿阳)

杜仲叶.jpg

杜仲叶:叶面呈椭圆形或卵形,长7~15cm,宽3.5~7cm。表面黄绿色或黄褐色,微有光泽,味微苦。补肝肾,强筋骨。用于肝肾不足,头晕目眩,腰膝酸痛,筋骨痿软。主产云南、贵州、湖北、四川等地,现各地广泛栽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