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廉政教育清风文苑 》正文

奋笔丨你走过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来源:甘肃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19-08-06 10:55 分享

d420000573864ff4823.jpg

不知你有没有这样的感受:

不知从哪一天起,你和小时候的玩伴、曾经的同学、先前的同事之间,和父母、亲戚之间,越来越陌生了,坐到一起话越来越少了?

其实,那是思想的代沟、观念的差异、文化的距离。

代沟、差异、距离,这种种错位,源于空间的腾挪。

给自己一个腾挪的空间,就多一份“开挂”的可能。

01

不同的山形地貌、不同的生活环境,孕育了特色各异的文化。

长江沿岸高山深峡陡峭挺拔,黄河沉缓、凝重,表现在文化上,长江流域突兀起伏,黄河流域呈现匀速缓慢的波动线。

京派文化有浓厚的官方色彩,海派文化则弥漫着浓郁的商业气息。

文化终将沉淀为人格,人格是文化的折射。

黑格尔说:水性使人通,山性使人塞;水势使人合,山势使人离。

大河边和大山里长大的人,在骨子里有某一种不同。

山川资俊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世代生活在长江流域的南方人多灵活、机智,善于思辨,在黄河流域生息繁衍的北方人忠厚、质朴,长于实行。

从小在山里长大的我,等到离开那片土地,在各色人等、各种文化的交流磨合中,才慢慢体会到成长环境遗传给自己的缺陷,才逐渐认识到原生文化对禀赋的制约。

离开了故乡才能读懂故乡,才能读懂故乡人,才能参透水土与人的相生关系。

02

一地有一地的景境与人文、水土与地气,但缺失了兼容性,毕竟单薄。

心理的嬗变、文化的冲突,是破坏力,更是创造力,创造的是人生增值空间。

原生的家庭、故土,对大千世界来说,只是冰山一角,只可做人生的底色,只可做人生的铺垫。

只有不断走出去,深入进去,感受市井,触摸土地,历经打磨,接受洗礼,吸收异域文化,体验风土人情,才可使人成熟,使人通透,让人生充满张力、更有质感。

移居频次要多,地域跨度要大,沐山川之滋养,得天地之灵气。

四川人苏轼,21岁出蜀,66岁北归,期间多次被贬,先后辗转90座城市,差点踏遍了大宋的每寸土地。

就从杭州开始看吧,然后是徐州、湖州,乌台诗案之后,又到了惠州、黄州、儋州。

惠州,成为东坡居士生命的新起点 。问汝平生功业,惠州、黄州、儋州。这是他一生最生动、最贴切的诠释。

这三个最苦难的地方,成就了他一生最光彩的部分。

陈传席先生在小文《多移居有益人生》中写道:

大率有成就者,一生多移居,鲜有终生居一地者。若终生居一地能成功者,如移居多,则成就更高;然终生不移居,亦必行万里路,方能有所成就,然终不若多移居者为得。

03

文化心理结构的建构,是高层次面向低层次的。

长期定居一地,会形成一个生活圈子,到处都是熟人。

在熟人社会,结构稳定,关系固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久居鲍鱼之肆不闻其臭,失去了向高层次文化靠近的动力。

回到开头所说的县城再看看。

县城处于城市和农村的过渡地带,虽然这些年随着城镇化的推进,农村聚族而居的现状有所松动,但本质上城乡之间仍以血缘关系为纽带,延伸到每个角落。

生活习惯、思维方式、处世之道,一代代传承下来,加上人的流动性不够,这一切像公式一样,牢牢印在脑海里,反射到言行上。

时代在变化,社会在进步,但混在熟人构筑的县城,人与人之间互相依附,事与事之间互相胶着,形成排他性,旧有的心理格局很难打破,原有的文化积层得不到重塑,事实上也没有人愿意。

活动半径有多大,思维半径就有多大。思维半径决定了一生能画多大的圆。

广度不够,就谈不上深度。

如果一个大学生,毕业后再回出生地工作,那就是回归父辈们经营的一亩三分地,把人生缩减到小小的空间,这对个人成长、对家庭积累,没有任何建设性作用。

04

或许有的人会说,不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嘛,我每年都要出去旅游,走遍了天下呢。不是,还真不是。

逛逛小吃街,买几件纪念品,走马观花过一遍,拍拍照片,发发朋友圈,秀秀光辉形象,晒晒打油诗,充其量是到此一游。

旅行和旅游不是同一概念,移居和游历还有很大差距。

风平浪静往往遮盖了暗流涌动,从现象到本质,从表面到深处,有个渐进的过程。

一般来说,没有两三年时间,是很难有深层次了解,是很难琢磨透一个地方的。

倚剑走天涯的李太白,20多岁离开四川,终生都在游历,几乎走遍中国富庶之地。

他在湖北安陆入赘“蹉跎十年”,又在长安隐三年,“客居梁园十年”,前后加起来移居时间20多年,这些移居地的日常,已经融入了他的血液,化作浪漫的诗句。

正如李宗盛在歌中所唱:你走过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05

世上没有白走的路。

移居,是生活空间的开拓,更是发展空间的开拓。

你的双脚能走多远,你的心胸就有多开阔,你的格局就有多博大,你对人生的解读就有多深刻。

走出去吧,多换几个城市生活。

走出去,不断陌生化,不断熟悉化,再陌生化,再熟悉化。

一路走去,不断淬炼,不断浓缩,越来越包容,越来越宽厚,北地之雄强、南地之秀润,都沉淀在你的人格里。

路越走越远,离诗和远方越近,离“开挂”的日子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