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文化教育廉政文化清风文苑 》正文

我陪父亲交公粮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11-26 07:18 分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渐渐变冷,人也冷静了下来。情绪淡淡的,总是回忆起童年的往事。

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农民还要向国家交公粮,而不用交公粮的人叫做“吃国家粮”。我那会儿上小学,对于这件事没有具体概念,但几个交公粮的真实场景却永远刻在脑海中。

交公粮的时间基本上是夏季农忙过后,村民们早早起床,赶早去交公粮。地点是镇上的粮库,镇上所有村子的村民大多都会过去,程序还挺复杂,搬上搬下,进仓入库,都是人力劳作,耗时费力,如果去晚了就要排很久的队。

交公粮时一般都是全家老小齐上阵,帮着搬粮食和干杂活。我们家是父亲一人大包大揽。他特别怕热,穿着背心短裤赶早就把粮食扛上板车,匆匆吃过几口早饭就出发了,情绪还挺高昂的,似乎正在干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情,心里自豪得很。

我小时候很机灵,算数很好,就被奶奶委派跟着一起去,以免父亲太过老实多交了粮食。父亲在前面拉着板车,怕我累着了喊我上车坐着,我死活不肯,在旁边跟着,间或在后面推两把。我们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往镇上赶。那时候农村的路不像现在平坦通畅,基本上都是土路,遇到下雨天,在泥泞的山路上走,真可谓举步维艰。

长大一些后,我把更多时间用在学习上,很少再陪父亲一起劳作了。十多年来,我走山路、骑单车、乘公交、坐轿车,无数次走过这条曾经交公粮的路,但总觉得那个夏天的山路最温暖,那个夏天的汗水最酣畅。

2004年3月,国务院总理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出,5年内取消农业税,赢得了全场代表热烈的掌声。消息“跋山涉水”传到山村,乡亲们闲谈时都兴高采烈,而我却觉得稀松平常,不置可否。现在回想起来,我能够理解父辈那代人的单纯和知足。我很怀念奶奶和父亲当时满是笑容的脸庞,他们不停念叨着:感恩党和国家。

后来农村的道路越修越宽,家里的电器越来越多,农民的生活越来越富裕。国家没有忘记农民,年满60岁的农民都领到了养老金。我读大学、当村官,加入党组织,通过考试成为了一名纪检监察干部。父亲以我为骄傲,逢人便夸。可我心里老埋怨,这些家事告诉别人干吗?现在回忆起来,父亲是多么希望儿女有出息,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才啊!

记得那天是父亲生日,他打电话要我回家。当天是工作日,我正急着赶一份材料,临近中午,父亲又打了几次电话催促,问我能不能回家。我想,以后有的是机会,工作实在忙不过来,就没当回事,那次父亲生日我竟然“缺席”了。父亲没说什么,他心里是不是不高兴?我当时没有问,事后也没想到问,可如今想问却已无人可问了……

那年,父亲突发疾病去世。他兴许会理解女儿的“苦衷”。但于我而言,每当夜深人静,追忆点滴过往,无法弥补的人生缺憾总让我感到揪心的疼。

父亲拉板车、种庄稼,含辛茹苦将孩子抚养成人,老了本该颐养天年,却忽然撒手人寰。我不知道天堂里的父亲,脑海中是否会像放电影一般,将自己的人生片段一遍遍回顾。父亲终其一生勤勤恳恳,追求的是简简单单的生活。

子欲养而亲不待。我时常想起孩提时代陪着父亲送公粮时的情景,天空那么蓝,溪水那么清,父爱那么的朴实。

如果人生的列车有返程车票,该多好啊!现在,我只能将回忆收藏起来,带着希冀,一路向前。

(龙艳 作者单位: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纪委监委)


上一篇:智者顺时而谋

下一篇:劝廉歌(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