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文化教育廉政文化清风文苑 》正文

别了,泥土的村庄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11-19 07:30 分享

多少年后才知道,许多的过往消失了,正在被遗忘。当岁月抹过泥土村庄的时候,让变化了的一切都有了变迁。时代造就人,改变了村庄的一切。追梦里,他们的脚步没停下。别了,泥土的村庄,我把那过往永久地珍藏。

泥土的村庄,泥砌的屋子,泥打的灶台,泥垒的床,泥制的储粮瓮,泥下挖出个茅坑连着泥猪圈。一条弯弯曲曲延伸的泥巴路,去了村子的尽头。生在泥土村庄的我,在这泥土路上不知走了多少遍。

从村庄到田园,有着无数条泥土路。这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们用双脚走出来的。走进田地,走回老村老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祖辈人重复走在泥土的路上。

进了城的我,夜深人静时,透过路灯蒙蒙的光,思绪飞回了村庄,月亮就挂在树梢上。在那老屋子纸糊的窗棂前,嫦娥奔月,吴刚伐桂,母亲把那树梢上的月亮摘下送进我的心房。月光下,白天的喧闹已停下,孤独、寂寞里彰显充实,空气里散发古朴的香。雄鸡啼晓,晨鸟细语,姑娘们来到木桥下洗漱淘米,漂打衣裳。春潮涌动,清泉流淌。村庄的生灵赶着太阳直到日落,牛羊进栏,猪仔入圈,男人和女人们这才回到泥土的村庄。夜幕下,锅碗瓢勺碰撞声响不再,枣核大小般跳动的煤油灯火渐渐暗去,唯有星星眨着眼。刮了一天的风停了,树枝不再摇晃,村庄的生灵进入了梦乡。父亲的鼾声和着窗外虫鸣,溢过小河流水,消失在广袤田野上。

走在这条泥土路上的人,生命就像路旁的田禾,绿了一春又一春,熟了一茬又一茬。走在泥土的路上,不知不觉变换了季节。河面上封着的冰开始融化,老人们赶着午阳在屋前晒太阳。我去上学,不经意间小草钻出了地面,岸边的树也绿了。燕子衔泥,飞越头顶,人与耕牛同挤在一条泥土路上,农事繁忙。犁地,落谷,牛耕号子耳边回荡。从春到夏,从秋到冬,花儿开了,谢了,叶儿黄了,稻子熟了。“天不言而四时行,地不语而百物生。”天地间万物,自按规律运行,不可逆转。田园水居的人们,丈步泥路,闲晒太阳,如是雅致情趣,雅致的村庄。

泥的村庄土的路,弯弯曲曲,走过数百年。终于有一天,惊天响春雷,九曲回肠的路,号角响起在村庄。那些年,秋收后,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手拿铁锹,肩挑担子,平整田地,开挖河渠,兴修水利。全凭父辈人长满老茧的手,拉直了那弯弯的田间路,田园成方,耕地平整,水系配套,从此有了旱涝保收的农田。实行土地承包制后,解放了生产力,泥土的村庄在变样。改善居住条件,推倒土垒的墙,建起了砖瓦楼房。改革开放40年来,水岸家乡的人们,追求致富,奔走在路上。

现如今,美丽的村庄,绿树环绕,鸟语花香。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多少年间,人们依据大地而生活劳作,繁衍生息。在时代感召下,遵循自然规律,“裁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周易》)改造自然成就天地之功,化育万物,顺其自然而然。发展生态农业,建设绿色家园,形成宜居环境,每一寸土地都释放出增殖力。粮食连年增产,村庄绿树成荫,花儿簇拥,瓜果满园,人与自然、社会共生,古老村庄的航船驶向新的征程。

那一天,回到了故里,走在村前的水泥大道上。屋子前,几个老哥伸展腿脚,悠闲地锻炼着身体。见到我,停下来,诉说泥土村庄的变迁。昔日泥土的村庄变了样,机耕道修进了田野,节水灌溉渠网遍及农田。离开村子的年轻人,纷纷回到了村上。创业在乡里,开网店,把优质农产品卖向了海内外市场。说话间,吹吹打打一队人,载歌载舞走过屋子前。乡村旅游业好兴旺,将那古老文化融入了绿水青山生态优美的家园里。

回望多少代人,走过这村庄泥土路,磨生多少层腾飞的溏灰。时间改变了人,村里的老哥们守着太阳感叹岁月流逝,沧桑巨变。多少年后才知道,许多的过往消失了,正在被遗忘。当岁月抹过泥土村庄的时候,让变化了的一切都有了变迁。时代造就人,改变了村庄的一切。追梦里,他们的脚步没停下。别了,泥土的村庄,我把那过往永久地珍藏。(邹凤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