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文化教育廉政广角环球瞭望 》正文

打击腐败非洲国家“辞旧迎新”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2-24 09:16 分享

第30届非洲联盟峰会1月底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闭幕。本届峰会以“赢得反腐败斗争的胜利:一条非洲转型的可持续之路”为主题,非盟和非洲国家在峰会期间彰显了反腐决心。与会官员认为,非洲反腐已取得一些成绩,同时面临挑战。

回顾2017年底和今年年初非洲多国的反腐事业,可以用“辞旧迎新”概括特点,即新上任的国家元首将反腐列为一大要务,另有数个国家大刀阔斧地砍向了涉嫌腐败的政坛和商界“旧势力”。

腐败长期困扰非洲

一家国际腐败监督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5年,非洲约有7500万人被迫行贿。他们或是为了逃避法律制裁,或是为了获取迫切需要的服务。许多非洲人认为,腐败程度日益加剧。

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执行秘书松圭上月指出,非洲大陆有一半人认为政府不能合理解决腐败问题,腐败已经对资源分配、社会发展等方面造成复杂而深远的不利影响。

松圭认为,许多非洲国家面临的腐败问题已成为经济转型和可持续发展的主要障碍,对非洲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造成危害。

以莫桑比克为例,雨季的来临令这一非洲东南部国家遭受不少自然灾害。本月,莫桑比克总理多罗萨里奥来到受灾严重的北部尼亚萨省视察时说,那里不少的基础设施之所以无法抵御自然灾害,与腐败活动猖獗不无关系。

多罗萨里奥说,建筑于上世纪50年代的楼房在自然灾害中完好无损,而近期建造的一些医院、学校等基础设施却毁于水灾或风灾,部分原因是个别政府项目在招标过程中存在行贿、受贿行为,而承包商在工程期间又偷工减料。

分析人士指出,非洲国家大多于上世纪60年代后才实现民族独立,在国家治理方面缺乏足够经验,反腐败体制、机制不够健全,反腐领域因而依然任重道远。此外,反腐势必对一些掌握权力的利益群体构成冲击,这也将继续考验非洲国家的反腐决心。

聚焦肃贪出谋划策

面对日益严峻的腐败问题,非盟将此次峰会的主题定为“赢得反腐败斗争的胜利:一条非洲转型的可持续之路”,并将2018年定为“非洲反腐年”。

非盟委员会主席穆萨•法基•穆罕默德在峰会上说,非盟2003年通过的“预防和打击腐败公约”反映了非洲国家与腐败作斗争的决心。遗憾的是,15年过去了,腐败依然是非洲面临的重大挑战。腐败进一步削弱了非洲的安全,给经济发展造成重大损害,同时对个人权利形成冲击。

与会官员就如何解决腐败问题提出了不少办法。松圭建议,非洲国家进一步加强法律和制度框架建设,以更好地打击腐败;提升非洲国家财政透明度并加强财政管理,具体包括改进政府采购体系和税收制度,加强审计和监管能力建设。

时任肯尼亚外交部长阿明娜•穆罕默德号召非洲国家团结一致应对腐败问题,并建立应对腐败的机制。

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马杜•布哈里承诺,将优先通过推动年轻人参与、动员非盟成员国执行“非盟预防和打击腐败公约”并倡导强化刑事司法制度,帮助非洲反腐。他还希望非盟反腐败顾问委员会能发挥更积极作用。

近年来,非洲在反腐方面也取得一些成绩。一家国际腐败监督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博茨瓦纳、佛得角、毛里求斯和卢旺达等非洲国家排名相对靠前。

布哈里说,非洲在制定反腐有关的法律和政策框架方面已取得了多项重大进步,比如非盟制定了“非盟预防和打击腐败公约”。

南非驻非盟大使倪清阁指出,非洲因腐败流失的公共资金减少、一些非洲国家腐败程度低都是非洲的反腐成绩。

新元首带来新气象

具体到国家层面,过去几个月,几位新上任的非洲国家元首相继展现了反腐决心。

去年12月,西里尔•拉马福萨当选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党(非国大)主席。他在当时的党内会议上承诺打击腐败:“抓反腐应该像抓扶贫、就业和消除社会不公一样,以相同力度和目的去做。我们必须以无畏的态度打击党内腐败和渎职。”

他警告商界高层,政府将严查财会和账务违规、偷税漏税、侵吞资产等乱象。

拉马福萨当选非国大主席后,开展了一系列铁腕行动,试图向民众展示不一样的领导人形象。今年1月底,在动身前往瑞士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前,拉马福萨要求撤换深陷腐败丑闻的南非国家电力公司董事会成员。同一时期,为搜集有关贪腐案的证据,警方搜查了非国大总书记、自由邦省省长埃斯•马加舒尔的办公室。

拉马福萨本月接任南非总统。他2月20日强调,今后将重点考察政府官员的生活方式,审视他们的生活水平是否与其正当收入相符。

球星乔治•维阿去年年底当选西非国家利比里亚新任总统。他去年12月30日借助媒体宣示承诺:打击腐败、改善民众生活。他保证,腐败者在他的政府里没有容身之地。

今年1月下旬,非洲南部国家津巴布韦新任总统埃默森•姆南加古瓦下令,内阁部长、副部长等政府高级官员和国有企业高级管理人员必须在2月底前公开个人财产。

津总统及内阁首席秘书米谢克•西班达的声明说,上述政府高官和国企主管必须在2月28日前,公布个人房产、价值超过10万美元的其他资产以及所持股票的信息。“总统期待全体相关人员全面、快速地予以配合。”

津巴布韦军方去年11月15日全面控制政府要害部门,并宣布行动的目的是揪出执政党内的腐败分子,并将其绳之以法。11月21日,时任总统穆加贝辞去总统职务。

本月,津巴布韦副总统康斯坦丁诺•古韦亚•奇温加重申了政府的反腐决心,呼吁民众举报官员腐败行为,承诺为举报者提供保护。他同时警告当局可能对“故意瞒报者”采取措施。

告别“旧势力”不手软

在与牵扯腐败的政商两界“旧势力”告别过程中,不少非洲国家没有心慈手软。

去年11月,安哥拉总统洛伦索免去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的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董事长职务。另有数名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董事会成员被免职。

40多岁的伊莎贝尔是安哥拉前总统多斯桑托斯的女儿。美国杂志《福布斯》2013年一篇文章说,她是非洲最富有女性,持有电信、传媒、银行等领域大公司的股份。

洛伦索去年8月以执政党候选人身份当选总统,次月就职,由此结束多斯桑托斯38年的执政。反腐是洛伦索政府面临的一大挑战。

安哥拉位于非洲大陆西南部,是非洲最大产油国之一。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石油出口收入占安哥拉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去年,伊莎贝尔被其父任命为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董事长。这一人事任命决定曾被一些人批评为任人唯亲。

本月13日,南非执政党非国大宣布“召回”雅各布•祖马,即要求他辞去总统职务。次日,祖马宣布辞职。

分析人士指出,非国大内部这次让祖马提前卸任,是因为他执政以来,并没有实现其竞选承诺,南非社会犯罪率、失业率居高不下,而且过去几年,连续曝光的腐败丑闻削弱了非国大的执政基础。几年前,祖马私宅搞奢华装修,动用2000多万美元公款。宪法法院2016年裁定他返还部分装修费。

此外,祖马执政后期有不少事让南非人“闹心”,包括祖马与印度裔商业豪门古普塔家族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南非一支精英警察部队本月突击搜查古普塔家族住处,认定这一调查关联所谓的“霸占政府”丑闻。

古普塔三兄弟1993年从印度移民至南非,次年成立“撒哈拉电脑”公司,之后逐步建立起跨电脑、矿业、媒体、能源、航空旅行等领域的商业帝国。这一家族2003年结识当时出任副总统的祖马,之后关系日益密切。祖马的一儿一女曾在古普塔家族企业担任高管。

祖马2009年带领非国大在国民议会选举中获胜,成为总统。近年来,南非一些政界人士指认古普塔家族利用与祖马的关系“霸占政府”,即运用政治影响力谋取私利。祖马和古普塔家族均予以否认。

2016年,时任南非财政部副部长麦克比西•约纳斯公开指认古普塔家族曾想和他做交易:只要他听命于这一家族,对方便保证他担任下任财长并给他巨款。(本报特约记者 杜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