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文化教育廉政文化清风文苑 》正文

外婆的文艺时代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7-05-05 09:20 分享

30年前的一个下午,在一个慢悠悠的小村庄里,外婆带着小女孩去田里干活,天气炎热,但天空清澈,有不知名的鸟儿飞过蓝天,树上的知了随意唱着长长的歌。外婆拉着小女孩的手,絮絮叨叨地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家长里短。

当然,小女孩是听不懂那些的,她只记住了外婆的神情和语气,安详平淡。如果用文艺的语言来表达,就是有一种岁月安稳、人世静好的美感。

长大后回忆起这段时光,小女孩发现,那个时代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文艺。繁重的农活和做不完的家务,每天压在起早贪黑的外婆身上。这样艰难劳累的生活,完全不是外婆语气里的那种云淡风轻。

她们冒着炎暑要去干的农活儿,是给棉花打叉。在棉花的生长过程中,会滋生出一些粗壮的枝条,这些枝条不开花不结棉桃,只会和其他勤奋的“好”枝条争抢养分,所以必须掰掉。这些没用的、要掰掉的枝条,被外婆称为“眼子”,而那些勤奋努力开花结棉桃的“好”枝条,被外婆叫做“泊枝”。

外婆一边掰“眼子”,一边耐心地教小女孩分辨,在一棵不足一米高的棉花上,什么样的枝条是“眼子”,什么样的枝条是“泊枝”。当然她肯定也不指望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能干什么活,她一棵棵地“掰”过去,小女孩很快就落在了后面——她的注意力被那些棉“花”吸引了过去。

那是真正的棉“花”,不是洁白柔软像一团棉花糖,而是娇艳柔美的花瓣与花蕊组成的花朵。

很久之后小女孩才知道,一棵棉花,发芽长大之后,就要开花,花谢了结出绿色的棉桃,等到秋风起,棉桃饱满之后干裂,露出云朵一样洁白柔软的棉絮,再经过若干工序处理,才能成为人们日常穿着的棉衣与使用的棉被。

现在小女孩感兴趣的,就是棉花开出的“花”。棉“花”其实很漂亮,几片绢质的软嫩的花瓣,组成一个小喇叭形状的城堡,里面住着小公主一样娇柔的花蕊,一朵朵,绯红娇黄,比常见的凤仙花好看得多。

于是,在外婆为一行棉花掰完“眼子”、淌着汗转回来之后,就发现小女孩头戴一个棉花花环兴高采烈地问:“外婆,好看吗?”

外婆抹了一把汗,这时候她一定非常心疼自己起早摸黑的成果——一朵棉花就是一个棉桃呀。但她很快恢复了微笑:“好看,真好看。但这些花不能摘,外婆等会儿带你摘野花好吗?”

傍晚回家,已经非常累的外婆果然带着小女孩,去田垄上摘了一束黄色与淡蓝色相间的小野花,再绕到菜地,摘几根豆角和黄瓜,准备全家人的晚饭。

然而,幼稚的小女孩并没有觉察到外婆身体的劳累,棉“花”的鲜艳,野花的香气,在小女孩的梦境里若隐若现。辛劳的外婆,还是给了小女孩一个美好的夜晚。

30年后,小女孩长大至成年。她喜欢旅行,喜欢写字,喜欢一切美好的、朴素的、特立独行的东西——有人把这些糅合了浪漫与忧郁的特质,称为“文艺”。

冬天,长大的小女孩坐在一家咖啡店里,翻阅一本时尚杂志。里面有文艺范儿的衣服,特意注明:纯棉。

外婆的棉“花”与那个时代,隔着几十年的光阴呼啸而来。

什么是文艺?穿着长裙看风景?穿着球鞋去旅行?45度角仰望天空?自拍忧郁朦胧的照片?在咖啡店对着一本书发呆?在微博微信发一些伤感唯美的句子?

忽然觉得,这些所谓的文艺,是那么的肤浅。真正的文艺,应该是外婆那样的。

那个时代,外婆是很辛苦的。每天很早就起床,准备一家人的早餐,喂鸡喂猪,然后就是在田地里四季无休的劳作。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把厨房里所有的活计忙完,往往看一会儿电视就歪着头睡着了……这样陀螺一样的生活,文艺吗?

但外婆是文艺的。孩子糟蹋了她的劳动成果之后,非但没有挨骂,反而被带着去摘野花……在我看来,这就是文艺。外婆总是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小院子里,种着柔黄淡紫的月季,白色的、红色的凤仙花,这也是文艺。

最重要的是,不管多苦多累,外婆从没有过恶形恶状的状况。最多,望着天空发一会儿呆,然后,笑一笑,接着自己无休止的劳作——这,更是文艺。

生活本身,向来多是粗糙冷硬的现实。而文艺,就是现实面前那根温柔的刺。它能刺穿现实的悲伤冷漠,带我们看到粗糙背后的细腻与精雅,冷硬背后的温暖与柔情……

因为这份刺穿生活的温柔,让人们在艰难的时候能够从容抬头欣赏一朵云,在紧迫的日子采一朵野花……所以,忙碌辛劳的外婆,才是真正的文艺女子吧!虽然她不知道旅行,也没喝过咖啡,但她拥有文艺的灵魂——面对艰难时的那份温柔。(陈晓辉)

上一篇:闲品题画诗

下一篇:好家风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