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文化教育廉政文化清风文苑 》正文

外公的茶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7-04-07 09:28 分享

日日四方奔忙,夜夜听到思念。无论身在何方,不管心系何处,总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喊——不能让火塘熄灭。

日子永远在火塘里亮着。外公佝偻着身子坐在火塘边烤茶的姿势,是我人生的第一篇日记,深深植入奔腾的血管。外公虔诚的神态,小心翼翼地烤啊抖啊,罐里茶叶的每一个细微变化,外公都了如指掌,动作跟茶叶的变化一脉相承,忽急忽轻,急时如风刀光剑影,轻时如水微波粼粼。那只历经炭火千锤百炼的土罐,在外公长满老茧的手上灵活地舞动着。没有高深莫测的咒语,也没有稀奇古怪的章法,该起该落,该抖该放,外公拿捏得那么准确到位,流畅得不拖泥带水。那曼妙的身影就是一种绝美的艺术吧!既有大写意的泼墨,又有工笔描绘的细腻。火候不足则生涩,过头了则焦煳,外公用哺育婴儿的情怀关怀着每一片茶叶。

火塘是外公的一片天,茶罐是外公的一片海。千百遍反复的抖烤,那是对人生的锤炼,悬壶入水的瞬间,焦香四溢,茶叶涅槃,生命有了黑夜和白天。当我们用味蕾丈量苦和甜的距离时,日子散发出五谷杂粮的气息,胸膛布满了喜怒哀乐的光影。

然后花开,然后鸟叫,然后春暖花开、麦浪翻叠。

火塘边,我们出发。

老柴梗的火星跃动着,点亮了灰蒙蒙的迷雾,老茶罐热气呼呼地喘息着,拉响了晨起的哨音,还有那浓酽茶叶的焦香把我从梦境里召唤了回来。无数个清冷的早晨,我都是在外公的火塘边醒来;无数个童年的记忆,我都是被外公烤茶喝茶的虔诚情景塞满。

炭火熊熊,泉水滚滚。呷一口浓酽,外公布满皱纹的额头不期然地就舒展开来,外公灰蒙的眼睛突然就亮堂起来,外公说,再大的困难也抵不过一口茶,茶叶的味道,就是生活的味道。外公的潜意识里一直坚持着一种思想:茶叶是上天给人类的恩赐,来自大自然,吸纳了阳光雨露的润泽,历经了风霜雨雪的肆虐,接受了锄禾汗滴的洗礼。火塘边,还要经历烈火的烘烤,翻来覆去的锤炼,才能真正登堂入室。苦是生活,甜是日子,苦涩回甘都是大自然的法则。来源于自然,就当归属于大众,自私的心无法独擅其美,只有兼善天下才是珠联璧合天作之美。

哗啦啦的水声经久不息,那是酝酿了一冬的新春憧憬在倾诉。外公的火塘上,播种希望的牛铃在清脆地遥想。于是,每一个失落的瞬间,我都从外公热乎乎的茶罐里找到温暖;每一个迷茫的岔口,我都是在外公那一丝不苟的专注中收获方向。

火塘边,我们回家。

烤上一壶茶,喝上两盅,外公的一天就充满了激情,只要火塘里的火不灭,外公就浑身是劲儿。灰堆里面,兴许还能刨出玉米棒子、洋芋坨子,年关时节,上方还吊着腊肉、香肠。

火塘里没有神灵在居住,外公不崇拜任何幻想。火塘里也没有多愁善感,外公一生的行囊就是一片茶叶。不管是“春风十里柔情”的绝美,还是“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浪漫,不管是“古道西风瘦马”的苍凉,还是“人在天涯鬓已斑”的无奈,在外公温暖宽广的罐子里,都可以把那么多的清晨喝得兴趣盎然,把那么多的日头喝得情深义重,把那么多的长夜喝得意犹未尽。平淡是本质,苦涩是历程,清香是馈赠,四季生活风雨的情味,就是生活在罐罐茶里苦苦香香的味道。

天下一家亲,万物皆有情。

喝外公的茶,喝到了一份豁然开朗的滋味。

喝外公的茶,喝到了一份魂牵梦萦的牵挂。

家有多远,梦有多长;茶有多香,情有多深。

想起外公的火塘,心不再流浪。

在城市的喧嚣与浮躁里,外公的火塘一如既往地亮着,在我的心里,在我的血液深处。

就像现在,我打开电脑,打开文档,键盘上流出的依然是关于外公和火塘的字符。窗外是一幢幢还在拔节的高楼,一辆辆还在疾驰的高档汽车。外公烤茶的声音,钻过钢筋水泥的缝隙,躲过闪烁的红绿灯,潮水般涌了进来,落在鼠标里,落在我的茶杯里。

火塘张开双臂,而我却无法触及。多年前,我沿着日益宽阔的公路,风驰电掣地踏入他乡的烦乱与世俗。身上的肌肉一天天壮实,心灵的伤痕一道道更迭。我逐渐长大,外公却一天天日薄桑榆,最终在火塘边合眼。

火塘或者土地,静默留给群星。火塘永远亮堂,外公留下了背影,还有那抹不去的焦香。

一缕茶香筛检了我繁杂堆积的记忆,那歇闲下来的茶罐躲在遥远山村的墙角边,享受着冬眠时光。

外公的火塘永远亮堂,外公的身影徘徊在火塘。

清明时节,隐修了一冬的茶树又一次蓄势待放。采茶姑娘早已将茶篮子作了精打细算,工厂的机器铆足了劲儿。茶叶的江湖,暗潮涌动。

大自然的恩情在家乡漫山遍野集结了生动的绿色音符,“茶乡”处处盛开灿烂的荣耀。香竹箐古茶树依然茁壮得如同风华正茂的青年,3200多年的风雨只不过是过眼烟云。马帮运出茶乡人的祝福也驼回希望,抗日战争的烟火淬火了“滇红茶”,“滇红”从此戎装笑傲世界。

外公短暂的一生,在茶树上结晶,在“茶香”里溶解。火塘永远亮堂,烘烤战火的惨烈,冲泡收获的喜悦。

外公的一生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将自己亲手采摘揉制的故事烘烤得有滋有味。外公的火塘永远亮堂,燃烧着坎坷的人生潦草的舞步,燃烧着精致的性格硬铮铮的誓言。

端起的是一份慈祥,喝下的是一份执着,放下的是一份沉静。

茶叶最终都要流向茶盅,物象最终都要归宿泥土。

茶叶的江湖,旌旗猎猎。(沧江鱼)

上一篇:久未奉函 至以为念

下一篇:爱花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