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廉政广角鉴史问廉 》正文

廉泉让水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7-04-28 07:59 分享

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山,有一处泉,它掩藏在醉翁亭前左侧的山溪壁角,泉水汩汩流出,泻入山溪。泉眼边赫然竖有清代康熙年间知州王赐魁立的一口“让泉”碑。凡来此地的游客,必观此景,多想喝上一口,然而一看见“让泉”二字,就会相互礼让,未曾听说有为争水而倾轧之事。因此,“让泉”又成为一道新的靓丽风景,虽说来此地的人大都是凡夫俗子,却有着君子的风度。

让泉的名字出于北宋欧阳修《醉翁亭记》:“(琅琊)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让泉也。”“让泉”因为“泻出于两峰之间”,是两峰相让的结果,这让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欧阳修深有感触,更使其获得因祸得福、因醒而乐的极大满足感。“让泉”实为欧阳修的心灵之泉,是他寄托自己政治和人格理想的重要载体。“酿泉为酒,泉香而酒洌。”所酿之泉就是让泉。泉水不可能有什么香气,但泉与人格精神相连就会有香气。“让”是儒家重要的道德观念,欧阳修能从“让”中获得精神上的支撑,以“让”和“醉”的心态对待自己的处境,醉心山水而又心系百姓,独善其身而又心怀天下,醉中能醒,醉中寄托着高尚的人格与道德风范。“让泉”是以泉喻欧阳修之性,也是寄希望于政治生态清正廉洁,礼让成风。

南北朝宋明帝年间,一次梁州范柏年进京觐帝咨事。来到京城后,明帝与他闲谈时,戏问范:“广州有水名曰贪泉,据说那里出的贪官均与饮此水有关,此事你可听说没有?”明帝又一语双关地问道:“梁州是否有这种地名?”范答道:“圣上明察,梁州唯有廉泉、让水、文川、武乡。”明帝再问:“爱卿宅居何处?”范答:“卑臣寒舍居于廉、让之间。”范柏年巧妙对答无懈可击,既说明他任职之地民风淳朴、人性谦逊,又暗示自己为政清廉,不事权贵,受到梁州人民称赞。这就是“廉泉让水”典故的出处。此后,“廉泉让水”作为风尚朴实的褒词,常被人们用来赞美一方人才荟萃、节俭礼让成风。

在琅琊寺北侧,还有另一口古泉——“逊泉”。“逊”和“让”一样,都是儒家所强调的道德观念。孔子云:“奢则不孙(同“逊),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逊”之重要由此可见,其在精神上与“让”是相通的。

泉尚知让,况人乎?自古以来,文明礼让就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论语》中“让”字凡七见,既是一种谦逊态度或处世准则,如“夫子温良恭俭让”“当仁不让于师”等;又是一种政治理想,如孔子云:“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不能以礼让为国,如礼何?”中国是礼仪之邦,“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让者,礼之主也”。“孔融让梨”“尧舜禅让”“退避三舍”等,成为一种备受推崇的做人境界,体现出了谦谦君子的风度。事实上,我们有很多官员在个人得失上、名利上,让名誉、让福利、让待遇、让奖励,让出了风格,让出了境界。很多人在出行、乘车、购物等生活细节中,也发扬礼让精神,促进了社会和谐。那些在生活中不懂礼让的人,真该到“仁义胡同”“六尺巷”去走一走,净化心灵,或能品味出“礼让”的高尚和甘美来。(李兴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