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廉政广角鉴史问廉 》正文

丁龙:中美人文交流的一段传奇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7-04-24 09:42 分享

捐建哥伦比亚大学汉学系的华工丁龙

习近平主席四月上旬访问美国时,将中美两国的人文交流喻为“两国关系的地基”。在中美人文交流的历史进程中,丁龙的名字或许并不为大众所熟知,他既不是学者,也不是商人、政治家,在知心朋友的帮助下,他拿出自己毕生的积蓄,奇迹般地捐助创建了哥伦比亚大学汉学系,为中美文化交流搭建了一座天长日久的桥梁。

丁龙的出生地,有说是广东的,也有说是山东的,钱穆先生在讲述丁龙的故事时同时提到了这两种说法。丁龙年轻时被人贩卖到美国当劳工,那时被贩卖到美国的华工被蔑称为“猪仔”,他们或从事开矿等重体力劳动,或为他人仆从,地位卑微,回国的希望很渺茫。

按照契约的规定,华工约满后可以另谋职业,但狡猾的工头总是想方设法延长对他们的剥削期限。身处异国他乡,华工的寂寞孤独是可想而知的,许多意志薄弱的华工,往往在发了工资后迫不及待地进入酒馆与赌场挥霍,并因此欠下债务。为了偿还债务,他们不得不与工头续约,继续忍受他们的剥削,有些华工至死未能还清债务。

但丁龙不是这样的人,他做事认真实在,为人和蔼可亲,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他能与脾气暴躁的美国商人卡本蒂埃结为知心朋友的原因。

要讲述丁龙的故事,不能不简略提及卡本蒂埃的传奇经历。丁龙曾是卡本蒂埃的管家,据一位学者辛苦搜集到的资料称,卡本蒂埃1824年出生于纽约,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随着当时的淘金热来到了美国西部,来到西部后却做起了铁路生意,因此获得了巨额财富。他创建了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并自命为市长,后来将其交还给联邦政府。他还在加利福尼亚州创建国民自卫队并自命为将军,这就是钱穆先生称他为将军的由来。

钱穆先生在《中国史学发微》与《国史新论》这两部著作中都讲述了丁龙的故事,在细节上完全一致,但钱穆先生当时并不知道雇佣丁龙的将军叫卡本蒂埃。原来卡本蒂埃脾气暴躁,对于仆从也是又打又骂,许多仆从因此离开了,丁龙也不例外。但有一回卡本蒂埃家失火了,丁龙却回到了卡本蒂埃家。

钱穆先生在《国史新论》中惟妙惟肖地描写了两人见面后的对话,不妨引用如下:

那将军诧异说:“你怎么又来了?”丁龙说:“听说你房子被火烧了,正要人帮忙。我们中国人相传讲孔子忠恕之道,我想我应该来。”这位将军更惊异,说:“孔子是中国几千年前大圣人,我不知道你还能读中国古书,懂你们中国圣人之道。”丁龙说:“我不识字,不读书,是我父亲讲给我听的。”那位将军就说:“你虽不读书,你父亲却是一学者。”丁龙说:“不是,我父亲也不识字,不读书,是我祖父讲给他听的,连我祖父也不识字,不读书,是我曾祖父讲给他听的。再上面,我也不清楚,总之我家都是不读书的种田汉出身。”那将军甚感惊异,留了丁龙,从此主仆变成了朋友,那位将军却受了感化。

丁龙与卡本蒂埃的关系从主仆变为朋友有一些资料可以证明:1890年,丁龙第一次出现在美国的统计报告中,当时被称为卡本蒂埃的“华人帮佣”,而十年之后,丁龙已是卡本蒂埃的一个伙伴了,可见丁龙在事业上也给了卡本蒂埃许多帮助。

丁龙有一个伟大的梦想,而这个梦想在当时必须有卡本蒂埃的帮助才能实现。

丁龙希望卡本蒂埃出面,将自己毕生积攒的1.2万美元捐献给哥伦比亚大学用于建立一个汉学系,增进美国对中国文化的研究与了解。可是,这个梦想并不容易实现,在一个通过了《排华法案》的国家,一个久负盛名的精英大学会接受一个地位卑微的华工的捐助吗?

幸运的是,卡本蒂埃为丁龙的助学之举而感动,决定帮助他实现这一梦想。卡本蒂埃向自己的母校哥伦比亚大学去信,赞扬丁龙是一个勤俭、谨慎、勇敢、仁慈的人,希望母校能开设一个以丁龙的名字命名的汉学系。在丁龙捐款的基础上,卡本蒂埃又自掏腰包,追加捐款金额。不过哥伦比亚大学仍然希望能以卡本蒂埃的名字或是中国驻美人员的名字来命名这一汉学系,卡本蒂埃拒绝了这一建议,坚持必须使用丁龙的名字,否则将撤销这笔捐款,最终校方做出让步。

为了创办哥伦比亚汉学系,卡本蒂埃一生捐赠了37.5万美元,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他甚至卖掉了在纽约的房产,搬回老家居住,而一种关于丁龙归宿的说法是他死后也安葬在当地卡本蒂埃家族的墓地中。

时至今日,“丁龙汉学讲座教授”教席仍存在于哥伦比亚大学,荣膺这一教席的皆为在美国汉学研究领域学养深厚、成果丰富的人物。

钱穆先生在讲述了丁龙的故事后,写下了这样一段发人深省的话:

我想主要还该研究如何在中国社会能出像丁龙这样的人,其实这故事不简单,非深入中国文化内里去,不易有解答。我若说丁龙是一个圣人,该是孟子三圣人中柳下惠一路。

钱穆先生提到的孟子所说的“三圣人”,指的是伊尹这样的“圣之任者”,伯夷这样的“圣之清者”,柳下惠这样的“圣之和者”。孟子尝言:“闻柳下惠之风者,薄夫敦,鄙夫宽。”丁龙的宽和感动了卡本蒂埃,确有柳下惠之风范,但更重要的应当在于丁龙的视野之广与努力之勤,试图让不同文明对话与交流,促成文明之间的和睦。(易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