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文化教育廉政文化清风文苑 》正文

爱的药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7-02-28 07:35 分享

这个因病致贫的家庭,正是我的扶贫对象赵建培的家。我们之间的物理性的直线距离还不到两公里,我住城市,他居乡村。他在自己窄小的生活空间里奔波劳碌,我则行进在幸福常现的既定道路上。

去年十月第一次去他家走访,不是一次心甘情愿、心情舒畅的私人应约,而是一次心酸的任务安排。我以为不过是一次常规工作而已,到了他家我才隐隐感到,这不是一次寻常的走访,这也不是一户寻常百姓家。他的私事,他的家事,他的难事,变成了一件我们五个人的公事、地方政府的公事,进而延展为社会的公事。用时下叫得响亮又令人揪心的确切定义是:精准扶贫。

左邻右舍都是砖混结构的楼房,唯有赵建培家的房子是土木结构的,破旧的房屋外形已给出了准确的贫困信号。

刚打开家门,浓浓的中药味混杂着煮猪食的酸馊味扑鼻而来,里间右侧的旧木床上,躺着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病恹恹的女人。这是赵建培的妻子陈吉凤,15年前的一场病让而立之年的她变成今日精神不振的模样,是风湿免疫白塞病让她一病不起,也让这个家庭一穷二白。

她病后也曾寻医问药,看遍了曲靖所有医院,用尽偏方也没治愈,只得转院,而并发症又使得她不得不辗转于两家医院间。复发频率越来越高,每年仅到昆明治疗的费用就有15万左右,加上平时在家的理疗和一家五口的生活开支,让这个人均年收入不到1万的家庭债台高筑,陷入了贫困之境。

是病魔把陈吉凤横亘于多彩的世界之外,粉碎了她做贤妻良母、做致富能手、做巾帼英雄的梦;是病魔使赵建培年近古稀的母亲在风烛残年之时还肩负起照顾儿媳、养育孙女的重担;是病魔让本该步入大学课堂的陈志佳早早地投身社会,丢掉自己的青春理想;是病魔让天真烂漫的少女陈欣变得自卑沉默,失去了童年的欢声笑语和进取之心。

这次走访我们没见到赵建培,她的长女陈志佳说他爸为了攒下一次母亲的医药费,到外面打零工去了,今天好不容易揽到一个贴地砖的活,对方要求一周完工,否则不付工钱,所以连午饭都顾不上吃就出门了。

赵建培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是唯一能做点苦力活养家糊口的人。两个女儿一个出嫁,一个还在高中就读,就连本该享天伦之乐的老母亲也忍着肩周炎之痛当上了主要劳力。

如果说经济上的困难尚可解决,但多年积下的心理负担却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减轻的,这才是这个家的隐痛,他们已到了不敢相信还有幸福存在的悲观地步了。

赵建培的老母亲告诉我,儿媳妇自知这病无法根治后,多次动了自杀念头,一家人都怕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家人们因此变得小心翼翼,信心更是大受打击。穷不是这个家的病根,心里的绝望才是。我在陈吉凤的愁容里看到了更深的自卑。

是的,我们近乎完美的扶贫计划怎能让她信服?除非是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希望兑现。她需要的是另一种药——真切的关爱与鼓励,一股帮助这个家树立信心的贴心力量和带着生命尊重的鼎力相助。

我们千方百计地找着良方,期望这一家人在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功效下能带着希望、自尊和幸福感活着。

针对陈吉凤去昆明不能随到随诊的问题,我们着手解决,同时教会他们使用网上预约,确保及时就诊。问题在一个个解决,时间也在快步向前。

再去赵建培家,我看到近五十岁的他显得苍老和无奈,但提起妻子看病的事,他绽开了难得的笑容,连声道谢,说多亏我们相助,不仅省时省事还省了2000多元的费用。

当我们拿出年货和切菜机,他欣喜得有些手足无措:“你们给我找了一个免费劳力呀。”有了切菜机,他就不用老早起床切猪草了。一个小时的活,几分钟就能搞定,他尽可安心地打工挣钱了。

得知志佳结婚后没工作,也没钱买房,甚至没法和在昆明跑出租车的爱人一起生活,社区为她提供了公益岗位,让她边历练边照顾父母,同时有一份固定收入。得知志佳还当了妈妈,并获得了护士资格证,做了护士,陈吉凤绝望的心也开始回暖,主动配合治疗,精神也一天天好起来。用她的话说,无私的爱才是一剂灵丹妙药,包治百病,她得到了,也就看到了幸福安康的曙光。

买猪、经济资助、技能培训、心理疏导、就业协调……每一个计划的实施都在帮这个家庭快步迈向小康。后来的一次通话,我在电话里听到了赵建培自信的笑声,而这正是来自这个家庭的巨大转变。他脱贫了。

其实,治愈贫困顽疾的,有时不是一沓百元大钞,而是一双援助之手,一个管用的点子,一次给予的机会。让心灵脱贫,才是真心的付出、真情的馈赠。

因为有了这剂爱的药,赵建培很快告别了贫困。(杨云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