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 页专刊简报廉政大视野2013年第十期 》正文

域外反腐:他国的“笼子”是怎么编的?

来源:廉政大视野    发布时间:2014-07-08 12:54 分享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让我们看看他国的“笼子”是怎样编的。

韩国:户籍制度制约权力

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出生在韩国庆尚南道金海市镇营邑峰河村的一个农民家庭。2007年4月,他曾回过老家一趟。卢武铉的老乡、镇营邑农业协作组织负责人李栽雨透露说:“卢武铉几个月前回老家时对我说,‘要回故乡安家落户’。他对我说,‘你就搬到我们家附近,咱们一起生活’。”卢武铉还托付李栽雨,“把生活在蔚山、大邱的老乡都叫来,咱们在峰河村一起生活多好。”韩国总统府青瓦台总务秘书郑相文也证实了这个说法,“卢武铉总统已决定卸任后返回故乡。目前正在选择宅地,9月选定后将正式宣布。”

起初,卢武铉本打算卸任后在首尔郊区租借一套房子安度晚年。可没想到,堂堂一国总统,竟然不具备在首尔居住的资格!韩国法律规定,没有首尔户籍的公务员一律不得在首尔租买房屋,除非是获得“国家有功者”称号的人。这是韩国对公务员的一种廉洁自律规定。从地方上来的卢武铉,因为户籍仍在庆尚南道老家,所以在首尔没有一处私宅。

美国:接待制度制约权力

“在职的美国市长助理期将要结束前,JohnDestefano市长说:‘按照中国的礼仪,我要请你吃顿饭。可是,在外边用公款吃饭不能超过9美元,超过9美元就等于向你行贿。到我家吃顿饭吧。’结果,在市长家里,我吃了一顿西式晚餐。”一位中国赴美挂职官员如是说。

其实,早在2004年,山东一位市长去美国某市挂职任市长助理后,感受到的“副总统来了,市长都不接待”和“公款吃饭不能超过9美元”,已经让国人大开了眼界。

在美国,国会和地方议会为了控制政府公务接待中的公款吃喝,不仅严格监管,还制定了很多相关的法规。比如官员的公款接待权限和标准是有严格规定的,即使市长请吃也不能超出标准。加州是每人10美元,康涅狄格州则是每人9美元。超过这个标准,就算行贿受贿。如果请客费超过一定数额,必须经议会通过,下拨这笔资金,否则被查出会被纳税人起诉。

芬兰:舆论制度制约权力

芬兰是世界上最廉洁的国家之一。芬兰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其最大的秘诀就是政府工作公开透明。在芬兰,公共部门的一切都要公开,任何人不但有权查询政府的公务执行情况,而且还可以到税务局询问和查实某人或某团体的收入及财产情况。由于透明和公开,芬兰政府官员和公务员时刻处在政府监督、新闻舆论监督和公众监督之下,滥用职权、以权谋私的机会很少,全国各地法院每年受理的行贿受贿案件不足10起,而且没有大案。

芬兰的《公开法》规定,公共部门的一切活动都要对外公布,接受公众和媒体的监督。芬兰为公民和新闻媒体提供了高度的言论和出版自由,任何公民都有权检举和揭发违法的政府官员,任何媒体都可以报道、转播、调查和评论政府机构及其官员的不检点行为。公众和媒体舆论监督成为约束公共权力的最有效武器之一,对保障公民权利,维护公共利益起着重要的作用。

新加坡:专职制度制约权力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新加坡民防部队前总监林新邦,因涉嫌与民间供货企业女高管进行权色交易而被罢免,正在接受审判。另外,中央肃毒局局长黄文艺,也因“关于男女关系的严重的私生活问题”而被免职,正在接受调查。这两起高级官员丑闻先后东窗事发,在新加坡政坛与社会掀起了巨大波澜。因为政府官员利用职位进行权色交易,自新加坡建国以来这还是第一次,以至于当地媒体在报道林新邦、黄文艺案件时普遍发出疑问:新加坡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华尔街日报》更是用“清廉国家地位动摇”来形容这次事件对新加坡带来的负面影响。但是,正如《星洲日报》所言,连串的丑闻固然暴露了新加坡行政系统的缺失,也对新加坡政府的威信与形象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冲击,但也给了新加坡政府一个机会证明,对涉及贪污和性丑闻的官员,绝不姑息,也绝不妥协。

新加坡政府在每个部专设一个常务秘书,专门负责管理和监督本部门的公务员,将对公务员的日常监督同人事组织管理紧密结合起来。此外,各部门还设有专职的监察人员,在常务秘书领导下,对部门公务员执行纪律和规定的情况、行为举止进行日常检查。除了国会与法院外,新加坡还有一个更为著名的专门监督机关——贪污调查局。

新加坡贪污调查局组建于1952年,当时新加坡尚未独立,由此可见贪污调查局历史之悠久。自组建以来,贪污调查局就在监督政府施政、整肃贪腐官员、重塑社会风气方面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获得了全社会的认同,广为其他国家与地区借鉴。

俄罗斯:境外制度制约权力

2012年3月俄“自由媒体”新闻网刊文给出数据:俄每年因为离岸公司避税而损失的税款达到300~400亿美元的庞大规模。因此,普京授命自己头号心腹谢钦处理此事,打击离岸公司。不过,俄排名前几位的大公司很多都将注册地放在塞浦路斯等地,谢钦也尚未能取得实际成果。根据2012年7月麦肯锡咨询公司前首席经济学家詹姆斯·亨利对全球避税港进行的统计分析,目前全球离岸藏匿财富约30万亿美元。其中,俄罗斯富豪为8000亿美元,排名第二位。第一位和第三位分别是中国和韩国。

对此,俄罗斯重拳反腐,禁止官员及家属拥有海外资产。俄罗斯2012年12月21日通过了一项禁止公务员、国家官员及其配偶和未成年子女拥有海外资产的法律草案。目前拥有海外资产的俄罗斯公务员,必须在2013年6月1日前清理自己的海外资产;未来即使是通过继承获得海外资产,也必须在产权生效一年内出售或转让有关财产。除此之外,那些离开国家岗位的人员在正式离职三年之内,也不能拥有海外资产。违反规定者,将被课以500万~1000万卢布罚款,或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三年内不得担任公职。

澳大利亚:组合制度制约权力

健全的法律监督体系。澳大利亚十分注重以法律规范权力,制定了一套较完整、具体、可操作的法律体系,加强对公职人员行为的规范和监督。如联邦政府制定颁布的《公务员法》《公务员行为准则》《财产申报法》《禁止秘密佣金法》等法律法规,发挥了对权力的有效监督作用,它是澳大利亚近年腐败案件发生率较低的重要原因之一。

反腐败专门机构的监督。澳大利亚联邦成立了国家罪案调查局,它拥有独立的司法调查权,主要负责对公职机构及其公职人员贪污舞弊行为的调查和监督。

行政监察专员制度。联邦中央和地方政府都设立了行政监察专员,主要负责受理对政府机构不合理决定、不良行政的投诉并实施调查。

成立廉政公署。澳大利亚借鉴香港廉政公署的做法,20世纪80年代末在新南威尔士州成立廉政公署,它不对任何政府部门负责,不服从任何政党和政府官员,只对议会负责,向议会报告工作。除拥有广泛调查权外,也承担着预防和教育职责。除此之外,澳大利亚还成立了公务员管理委员会、联邦执法公正委员会等监督部门,形成了多层次的监督专门机构,有效遏制了腐败行为。

社会公众和媒体监督。澳大利亚赋予公众监督权利,公众可以对各级政府及其官员的一切违法、违纪行为进行检举、投诉,廉政监察机构为投诉人保密,充分保障投诉人的权益。澳大利亚亦充分尊重和保障新闻媒体的独立性,通过新闻媒体曝光揭露腐败行为,形成强有力的舆论监督氛围,对政府及其官员形成强有力的压力。

此外,澳大利亚的权力制约与监督还包括政党监督,财务、审计和司法监督等,形成了全方位、多层次的权力制约和监督体系,有效地保障了澳大利亚政府的廉洁高效。

(文/肖保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