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牛国徽

投稿邮箱:gsrblzsy@126.com

联系电话:0931-8922217

往期回顾

返回首页
乱收费,乱打人,菜市场的恶势力团伙是怎样炼成的?

甘肃省会宁县东关农贸市场,是县城内唯一集批发、零售为一体的蔬菜、果品集副食品交易市场,供给着城区居民的生活,当地人称“菜市场”。

因其得天独厚的商业条件,这里也汇聚了众多的商贩,络绎不绝的车辆,随之而来的是丰厚的利益……而这一切,如果监管不力,则会变成滋生恶势力犯罪团伙的土壤。

张国华、白东亮、马发荣恶势力犯罪团伙就是在这里一步步坐大成势的。他们的行为,与时任会宁县东关农贸市场法人代表何智荣等人的监管不力、默许纵容有直接关系。

会宁县东关农贸市场由原会宁县东山林场管理运营,时任场长何智荣也兼任东关农贸市场法人代表。2013年底,张国华、白东亮、马发荣承包会宁县东关农贸市场。为追求非法利益,2014年初,他们在农贸市场内搭建70间彩钢房,向商贩高价出租。这些行为,不仅违反了2013年会宁县发布的《城区规划范围内严禁搭建彩钢房的公告》的要求,并且违反了消防规定,存在重大的火灾安全隐患。

对这些明显违反规定的行为,何智荣以当时副场长岗位空缺为由,没有召开会议研究,个人拍板,口头答应允许。

张国华等人从东山林场承包农贸市场的时候,市场内每间商铺的最高承包费为500元,最低为50元。但是他们向商贩出租的时候,随意决定房租价格,每间商铺的租费从2000元不断上涨,一直涨到了5000元,是承包价格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之多。彩钢房建成后,张国华等人又私自决定每间彩钢房的租费为3800元。

对这些随意定价涨价的行为,何智荣既没有过问,也没有制止,只是要求张国华等人上交租房协议,但由于对方始终没有提供后也竟不了了之。甚至出现了因摊位费、房租费上涨,商贩与张国华等人发生矛盾冲突,三十多名商贩曾找何智荣上访,但最终依然没有得到公正处理。

在这样的默许纵容下,截止2016年底,张国华等人通过乱收租费的方式非法获利达120余万元。

随意定价涨价的除了房租之外,还有车辆的停车管理费。会宁县东关农贸市场因不具备机动车停放服务条件,一直没有得到会宁县物价局关于停车服务收费的批复。但何智荣违背制度规定与张国华等人签订了承包合同中关于对进出车辆收费的条款,以沿用惯例为由,放任张国华等人对出入市场的车辆分门别类收取停车管理费用,每年收费3万余元。并且,从2017年开始,收费标准由原来的每车每次1至2元上涨为3至5元。

2016年8月24日,会宁县东关农贸市场移交会宁县工信局管理运营,该局市场建设服务所负责人张克勤对农贸市场存在的乱定费、乱收费行为没有进行规范,继续放任自流,以致于2017年1月,张国华等3人以卫生费和蔬菜检测费增加为由,平均每间彩钢房涨租费500元,达到平均每间4300元。

其实,与对乱定价、乱收费的默许纵容相比,更可怕的是何智荣等人对张国华、白东亮、马发荣等人犯罪行为的视而不见。

2011年,白东亮纠集多人殴打该市场承包人王某及李某,实施犯罪行为,致使两人不同程度受伤,李某更是迫于白东亮等人的武力威胁而退出承包。当时,何智荣已经担任东山林场场长并管理会宁县农贸市场多年,他对此犯罪行为不仅没有严肃制止,反而在2013年底,将农贸市场承包于张国华、白东亮、马发荣3人。

张国华等人3人承包会宁县东关农贸市场后,因乱收费多次与人发生争执。面对矛盾,他们采取的措施就是暴力打压,2014年至2018年,先后发生8起张国华、白东亮、马发荣等人辱骂、撕扯或殴打被害人的情况,致被害人吴某轻伤二级,被害人王某某、李某等9人不同程度受伤,严重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成为恶势力犯罪团伙。

何智荣依然视而不见,张国华、白东亮、马发荣等人的恶势力犯罪行为仅仅得到了简易调解,并没有被解除承包关系。甚至在2014年9月,张国华因犯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会宁县人民法院判刑后,何智荣依然没有解除他的承包关系,任由他们在东关农贸市场欺行霸市,发展壮大,逐渐成势。

2019年5月,会宁县人民法院对白东亮、张国华、马发荣寻衅滋事一案进行公开宣判,3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二年至二年五个月不等有期徒刑。

2019年5月,会宁县纪委给予何智荣降低岗位等级处分;给予张克勤政务记过处分。

【执纪者说】管辖范围内黑恶势力为非作歹,管理者们却对此装聋作哑、置若罔闻,充当“睁眼瞎”,对一些违纪违法行为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定程度上成为了黑恶势力和一些丑恶现象的“同谋帮凶”,实际上就是“保护伞”。何智荣、张克勤受到问责也是必然的。此案警示我们,不认真履职就是失职,必须彻底革除不作为、乱作为、慢作为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歪风,真心实意为群众做好事、办实事、解难事,敢于同一切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作斗争,坚决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供稿 朱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