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陈新林

投稿邮箱:gslzwxxbs@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131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岳秀山:不怕死的“铁娃娃”

“砖草伴我眠,铁镣奏节音。漆漆黑屋里,何来一线明。” 在国民党反动派监狱里,岳秀山经历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严刑拷打,受尽了皮肉之苦,但他依然顽强地活着并领导着狱中的斗争,被难友赞为不怕死的“铁娃娃”。

岳秀山,原名钟灵,字秀山,甘肃省靖远县东湾乡东湾村人,生于1909年,1951年病逝于兰州,年仅42岁。

不遗余力播撒火种发展革命事业接班人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岳秀山与武治安、胡进昌、黄鼎等于1937年11月筹备组织甘肃青年抗战团靖远分团,1938年元月甘肃青年抗战团靖远分团正式成立,团部设在靖远师范学校,岳秀山任团长。他组织力量,编写抗日宣传提纲,深入学校和农村,教唱革命歌曲,在校园内外、大街小巷出墙报、贴大幅标语,上演了《放下你的鞭子》《打日本鬼子去》等抗日进步剧目,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在岳秀山等人的努力下,短短几年即发展团员400多人。

1927年,青抗团被反动政府强行解散。为了继续保存革命的火种,在岳秀山等人的努力下,靖远进步青年乔映淮、张生强、黄鼎、武治安、万国旺、刘雨村、张友三等40多人奔赴延安参加革命,李保洲、魏仰锋、李淮、韩理、高瑾、杨贤、李生洲等加入共产党,开展地下革命活动,这就为靖远地下县委的建立与发展奠定了基础。

1938年秋,张生强由“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毕业返回甘肃。受省委书记孙作宾、副书记罗云鹏指派,岳秀山在靖远和张生强一道建立了靖远地下县委。靖远地下县委是党在白银地区建立的第一个县级地方党组织,隶属甘肃省工委领导,岳秀山任靖远地下党第一任县委书记,张生强任组织委员。此后,岳秀山及靖远县委委员分头在东湾、陡水等地宣传抗日救亡活动,壮大党的队伍,先后建立了6个党支部和7个党小组;至1941年,全县共有党员48人,占全省党员总数136名的三分之一还多。

尽心竭力武装斗争点燃燎原的星星之火

1938年秋,未公开县委书记身份的岳秀山在县城万国炳家,约肖焕章商议开展游击活动事宜,最后作出了以兴堡川为根据地,肖焕章在兴堡川一带活动、万国炳在国民党新十旅活动、联络和党有来往的杨连科在北山一带活动的策略,岳秀山领导三地活动。其口号是:“反对国民党政府抓丁、征收苛捐杂税”“团结起来一致抗日”“打土豪,分田地”“官逼民反,抗日救国”;斗争策略是:昼伏夜出,突然袭击,夺取敌人武装,打土豪,扩大革命势力。岳秀山指示肖焕章把家搬回板尾沟,在兴堡子川以收羊毛为掩护开展活动,秘密策动农民,伺机暴动。岳秀山也秘密来到兴堡川,和肖焕章一同在兴堡川、打拉池等地活动,一个多月后二人分手时,岳秀山交给焕章7支长枪。至1939年2月,肖焕章的队伍逐渐壮大,已成为有百余人、10多支枪的武装。

1939年5月间,国民党新十旅李贵清部换防,要派人将10支枪送往家乡固原。岳秀山得知消息后,指示肖焕章半路将枪支截获。肖焕章组织精干兵力,迅疾赶往打拉地,乘黑夜全部缴获枪支。由于身份已暴露,肖焕章在靖远水泉、打拉池一带依托屈吴山,组织贫民公开和敌人进行农民武装斗争,不久队伍扩大到300余人。

1939年秋,甘肃省工委决定由郑重远代理县委书记,岳秀山的主要工作转为军事和掩护。1940年春,陡城、水泉、黄湾等地群众多人在金厂沟淘金,陡水支部借此机会在石拉排办起民众夜校,由刘宗道、胡进昌向群众教唱抗日歌曲,宣传救亡活动,同时发展李逢江、唐有世几个农民入党,并委派刘宗儒在下堡村办起民众夜校。国民党县政府闻讯后,派特务到金厂沟以收金子为名掌握情报,特务向县长报告“共产党在金厂沟设办事处大肆活动”。国民党县政府准备逮捕刘宗道、胡进昌,于是派已打入县政府工作的岳秀山前去调查,岳秀山以农民晚上聚集听《说岳传》消遣为由,汇报了事,暗地则通过李保洲,让刘宗道、胡进昌立即隐蔽,成功保护了二人。

生命不息革命不止走过可歌可泣人生路

1941年6月,岳秀山听到靖远县县长郝遇林向省政府报告靖远有“奸党”活动。他借口端午节回东湾连夜叫岳钟湖、岳钟国等通知有关同志“速去延安”。不料,就在第二天,岳秀山等人被国民党五十七军新三十四师一0二团白云杰部以“洪帮大哥”“共产党员嫌疑”为由逮捕,解送宁夏中卫,后关押在兰州沙沟监狱。在长达5年之久的囚禁中,面对敌人的酷刑,他坚贞不屈,始终未暴露共产党员身份和党组织,只承认自己的洪帮身份,被狱中难友称为不怕死的“铁娃娃”。1945年,经在兰州工作的国民党上层人士马继周、曹启文,靖远籍社会名流范振绪、苏振甲、魏晋贤等多方活动,岳秀山以“案无实据”被保释出狱。出狱后,岳秀山并没有养伤休息,而是以自己在地方上的号召力和借助原有“洪帮”的背景,成功打入国民党中统组织“甘肃省调统室”任社调股长,继续开展地下革命斗争。

1951年1月9日,因当年狱中摧残成疾,岳秀山在兰州第一陆军医院医治无效去逝,走完了他可歌可泣的风雨人生之路。

(供稿 张荣学 编辑 杨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