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陈新林

投稿邮箱:gslzwxxbs@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131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用生命诠释忠诚的阎家洼子四十二烈士

阎家洼子42烈士殉难处.jpg

阎家洼子42烈士殉难处

镌刻着烈士英名的南梁英雄纪念碑.jpg

镌刻着烈士英名的南梁英雄纪念碑

在华池县南梁乡荔园堡村阎家洼子自然村的一块川台地里,矗立着一座刻有“四十二烈士殉难处”字迹的墓碑。这就是“阎家洼子血案”中的42烈士墓地,它铭记了83年前发生在此的一桩惨案。

1934年3月,国民党纠集8个团,分兵八路对南梁根据地发动第一次“围剿”。1934年5月初,国民党甘肃警备旅仇良民部和陇东谭世麟保安队共1000余人,长驱直入南梁根据地。

5月9日晚,边区革命委员会财政委员武生秀在接到敌人“围剿”的消息后,立即带领阎家洼子的群众连夜把留守的红军伤病员转移到外县,将红军主力转移时留下的60多支长短枪、五千多发子弹、40余套马鞍、马镫,以及2000多颗鸡蛋、数千枚铜钱、10余石军粮,分层埋藏在阎家洼子自然村的一个大场里。

5月10日中午时分,仇、谭两队敌军包围了村庄,挨家逐户搜索红军战士和军备物资。在刚埋藏过物资的大场上,他们发现了翻起的新土,随即开始挖掘。不一会儿,埋藏在上层的粮食、鸡蛋、马鞍、马镫就被挖了出来。若是埋藏在下层的枪支弹药被发现,不但会对红军造成重大损失,而且阎家洼子全村的老百姓也难逃厄运。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老雇农武万有突然冲出来大吼:“不准挖老百姓的东西!”村民随即一拥而上,围坐在土坑里,任敌人拳打脚踢、枪托捣、鞭子抽,竟没有一个人逃离。

“红军回来!”周围群众议论着,故意让敌人听见。这时敌营长神色慌乱地拉出武万有说道:“这家伙一定是个共产党,带走!”

敌人用灌辣椒水、上老虎凳、烙铁刑等酷刑连续对武万有实施毒打,致其几度昏死,又用凉水泼醒。直到敌人以为他已经死了,才把他扔到荒郊野外。乡亲们发现武万有后把他抬回家中,可他终因伤势过重,留下了终身残疾。

可恶的敌人并没有就此甘休,他们抓了南梁地区第一个农民联合会--金岔沟农民联合会的主席白杨珍等6名乡、村干部,用威胁家人性命的方式,引诱干部们说出红军物资的下落及转移方向。遍体鳞伤、昏厥数次的白杨珍始终没有屈服。5月13日夜,无计可施的敌人最终下了毒手。共产党员、农会主任白杨珍等6人被用铡刀杀害,他们的头颅也被砍下来示众。

5月14日天刚亮,敌人就在阎家洼子村南的半山坡上挖了两个大坑,将“清剿”牛望台、九眼泉、金岔沟、二将川时搜捕的张侯福、土地委员曹思聪和红军南梁机械所技术员李青山等36名红军游击队员、苏维埃政府干部和革命群众,五花大绑到阎家洼子台地里施以酷刑,威逼他们交代。任凭敌人百般折磨,他们始终咬紧牙关,严守机密,敌人一无所获。

恼羞成怒的敌人在深坑前再次逼讯36人,把他们一个个推下坑去。36人在惨遭活埋前,仍同敌人进行顽强拼搏,却始终没有一个人投敌变节。敌人将36人一层一层地深埋,然后用马匹一遍一遍地踩踏……。

在这起惨绝人寰的“阎家洼子血案”中,牺牲的42名烈士有的是从北京、天津、上海、武汉、西安等地来的年轻人,他们用生命保守了党的秘密,诠释了对党的绝对忠诚,而绝大多数却没有留下姓名和家庭信息,成了“无名英雄”。

(供稿 闫育平 编辑 杨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