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杨 霞

投稿邮箱:gslzwxxbs@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131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宣侠父:翻开甘南革命的新篇章

宣侠父1.jpg

宣侠父

玛曲县宣侠父烈士纪念馆.jpg

玛曲县宣侠父烈士纪念馆

早在上世纪初期,中国大地上风雨如晦,深处大西北偏远的甘南藏区也不例外,民族压迫,苛捐杂税繁重,甘南藏区各族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反抗封建军阀压迫、追求民族自由和解放,是那个时期甘南藏区面临的最为紧迫的首要问题。宣侠父在那个特殊的形势下,跋山涉水来到甘南藏区,以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和平等的正义感,参与指导了甘南藏区反对封建军阀压迫、追求民族解放的革命斗争。宣侠父在甘南藏区的活动,翻开了甘南革命的新篇章。

宣侠父(18991938),浙江诸暨人。1916年考入浙江省立特种水产学院,毕业后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准公费去日本留学。1922年回国,和共产党人俞秀松、宣中华在杭州、台州等地从事革命活动。1923年在杭州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员,曾为“左联”秘密盟员。1925年受李大钊委派,以国民党员的公开身份到冯玉祥的西北军从事政治工作。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国民党十八集团军高级参议,从事统战国民党高级将领的工作。1938年被暗杀于西安,牺牲时任八路军总司令部高级参议。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受宁海镇守使马骐军阀欺凌达十年之久的拉卜楞藏族人民不甘沉默,推举代表团到兰州控告军阀马骐。代表团在兰州恰遇宣侠父,向他详细诉说了自1918年以来宁海镇守使的罪行,强烈要求国民军支持甘南人民的正义斗争。宣侠父听后深表同情,愿为藏族人民的正义斗争作出努力。他积极主动地帮助藏族代表团拟写数份诉状,提出了团结起来共同对付反动军阀的主张。宣侠父的真诚,深深打动了在兰代表团全体成员。通过更加深入地沟通,宣侠父深切感受到要提高藏族人民的政治觉悟、增强民族自立自强,首先要掌握现代文化知识,接受革命教育。于是,他帮助代表团成员在兰州成立了“藏民文化促进会”,并亲自为藏民文化促进会起草了《藏民文化促进会组织大纲》《宣言》《章程》等,为促进甘南藏区现代文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为更加详细地调查掌握具体情况,宣侠父穿上藏袍,一路爬山涉水,克服高原和生活不适应等种种困难,骑马来到甘南草原。一路上途经村落,目睹了马骐军队烧杀过的惨景,宣侠父痛心至极。经过十几天的马背颠簸,宣侠父终于到达目的地玛曲县欧拉草原。甘南藏族人民用迎接贵客的最高礼仪热烈欢迎远道而来的朋友,又向他详细叙述了甘南藏族人民饱受的悲惨情景。宣侠父听后对藏族人民遭受的屈辱有了更深刻地了解。经过再三磋商后,宣侠父决定召开方圆400里内的部落头人会议,成立“甘青藏民大同盟”。在通知各部落头人的几天时间里,宣侠父起草了《甘青藏民后援会宣言》。七八天后,230多名头人陆续来到玛曲县欧拉草原。开会的这一天,大家席地坐在草滩上,宣侠父向头人们讲解成立“甘青藏民大同盟”的意义。他在讲解中拔了一把草,拧成一股后用力拉,怎么也扯不断,他说:“这就是团结。”后又一根一根的分开拉,草都扯断了,他又说:“这就是不团结的结果。人也是一样,只要团结,谁也别想欺负你们。”宣侠父生动地比喻,使头人们听了非常信服和激动,争先恐后地表示坚决拥护成立“甘青藏民大同盟”。会议结束后,宣侠父又做了很多工作。

宣侠父准备返回兰州的前一天,黄河南北两岸的几百名部落头人,以当地藏族的风俗习惯,簇拥在他的帐篷外,拿出200两银子,馈赠宣侠父做盘缠。宣侠父再三拒绝,但为了尊重藏族人民的深情厚意,收下了部分银两,后带到兰州捐献给了兰州革命青年周刊社。

历时50多天的甘南草原之行,沿途所见所闻,更加坚定了宣侠父帮助藏族人民驱逐军阀的决心,他又亲自起草了《甘边藏民泣诉国人书》,广泛争取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1927年春,拉卜楞问题得到解决。

宣侠父在玛曲的工作短暂而壮丽,他亲手点燃的革命火种,在甘南大地上熊熊燃烧。在今天,玛曲县宣侠父烈士纪念馆作为爱国主义教育、革命历史传统教育、党史教育、廉政教育、青少年教育基地,是广大干部群众以宣侠父精神为榜样,接受革命洗礼的精神高地。

(供稿 张宏伟 后卓霞 编辑 杨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