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杨 霞

投稿邮箱:gslzwxxbs@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131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邹应龙:刚正清廉 忠诚如一


邹应龙画像

在兰州五泉山的山门前,原来有座戏楼。戏楼上有副对联,上联这样写道:“邹兰谷扬言而后,开忠义先声人皆侧耳,韵何远情何深,廊庙为忧,万古河山留绝调。”

这联中所说的邹兰谷, 正是邹应龙。

邹应龙,字云卿,号兰谷,兰州皋兰人。明代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进士,曾任通政司参议、副都御史、工部右侍郎等要职。他一生为官清廉、刚正不阿、敢于直谏、不畏强暴、秉公执法,事迹为历代人所传扬。

明代嘉靖(1522年—1566年)年间,邹应龙曾多次直言相谏,为朝廷开展重大清污行动罢黜谗臣奸佞立下功劳。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嘉靖四十年(1561年),邹应龙弹劾权倾朝野、任性妄为的严嵩、严世蕃父子。

当时,严嵩、严世蕃父子大权在握,极尽专横强暴、贪污腐败、残害忠良、祸国殃民之能事,不仅先后设计残害了杨继盛、沈练、张经等一众朝廷忠臣,还大肆卖官鬻爵,修建豪奢住所,侵占良田美妇。朝廷外民怨沸腾,朝廷中众臣却鸦雀噤声,敢怒不敢言。

严世蕃在担任工部侍郎期间,依仗严嵩权势,私自卖官,致使朝廷内外买官跑官成风,官位价格节节攀升,选人用人机制遭到破坏,诸如刑部主事项治元曾送了3000两黄金给他,工作很快调到了吏部,举人潘鸿业送金2200两,最终得了知州一职之例,不胜枚举。

更过分的是,严世蕃母亲去世之后,嘉靖帝念严嵩年事已高,特留严世蕃照顾严嵩,而派严世蕃的儿子严鹄南下袁州(今江西宜春)守孝。严世蕃既不守孝,也不好生照料父亲,而是聚集了一群好色之徒,整日拥艳姬在怀,捧美酒在杯,莺歌燕舞,寻欢作乐。而严鹄也趁南下之机,以各种名义向当地官员索要钱财奇玩,致使郡邑被洗劫一空。

邹应龙对严氏父子这种为所欲为、穷尽极奢、鱼肉百姓的行径深恶痛绝,冒死向嘉靖帝上疏,客观剖析了当时频频出现水灾、旱灾以及人祸,而致使田地荒芜、生产停滞、民不聊生的原因,将箭矢指向欲壑难填、残暴乡里、掠夺脂膏的严氏父子。

在奏疏中,邹应龙明确提出建议:将严世蕃斩首示众,悬挂于集市之上,以警戒那些凶横霸道、奸佞不忠的臣子。而对于严嵩,应免职归田,以肃本清源。

嘉靖帝对严世蕃守孝期间淫乱之事本有耳闻,见邹应龙言之凿凿,立即遣人核查。于是,颁发了一道诏书,查抄严嵩府邸,免去其官职,将严世蕃关进监牢,择期斩首,并对剩余的严党势力,逐一进行肃清。

邹应龙面对强暴势力刚正不阿、毫不畏惧、敢于直谏的举动,得了到嘉靖帝的赞许,很快被提升为通政司参议,后又官至工部右侍郎。当时,镇守云南的黔国公沐朝弼作风专横、欺凌百姓,邹应龙奉命巡抚云南,很快将沐朝弼逮捕问罪。

万历初年(1572年),明神宗朱翊钧登位,年仅10岁,大权落在司礼太监冯保之手,加之冯保又掌管着东厂,气焰万丈。邹应龙劝其收敛,被冯保忌恨在心。后又因部将杨守廉征剿地方势力败北,遭到巡按御史郭善梧、给事中裴应章谗言诬陷,被削职回乡,死于家中。

邹应龙为官清廉,死后遗留的田地只有几亩,房屋只有几间,而朝廷给他的抚恤也未能到位,以至于朝廷内外的官员和平民纷纷为他鸣不平。直到万历十六年(1588年),明神宗下诏,才恢复了邹应龙的官职。

为纪念刚正不阿、忠诚如一的一代廉吏邹应龙,今皋兰县乡贤祠祭有邹应龙的牌位,中心乡兰沟村也建有他的祠堂。在临洮县东山超旧书院,邹应龙与杨继盛在合建的祠堂被纪念,誉为“双忠”。

清末进士、原甘肃省文史馆副馆长王烜曾题诗赞美邹应龙:“邹公风节世所希,批鳞敢犯殿廷威。奋简一击贼胆破,闲写红梅映赐绯。”

(供稿 柳生亭 张葆荣 编辑 杨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