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杨 霞

投稿邮箱:gslzwxxbs@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131

返回甘肃廉政网
张文明:为民流血之碑

 

在灵台县城东门外东岳庙西边,立着一块石碑,名为“为民流血之碑”。知道这座石碑来历的人,总会时常深情缅怀民国时期的县长张文明。

张文明,山东临清县人,毕业于北京中国大学,曾随冯玉祥将军的军队进入甘肃担任正宁县县长。1930年9月调任灵台县县长。当时中原战争结束不久,冯玉祥战败下野,他留在陇东的军队,或被瓦解或逃奔别处。盘踞在庆阳的陈珪璋素来很有野心,他以自己的民团为基础,收编了部分冯玉祥的散兵游勇,还裹挟了一些地方武装,组成了一支较为庞大的武装集团。负责西北军政要务的杨虎城,为了缓和西北紧张局势,请求收编陈珪璋的军队为中央陆军新编第十三师,平凉、庆阳便都成为陈珪璋的势力范围。

张文明初到灵台的时,正值当地自然灾害严重,土匪猖獗,经济萧条,民不聊生。面对这样严峻的现实,张文明并没有退缩,而是怀着坚强的意志和决心,担负起振兴地方经济,救济百姓的艰巨任务。他一方面减轻老百姓的财税负担,救济流民,派人召回在外逃难的农民回家务农,另一方面号召村里的青年组织起来,修习武艺,保卫家园,灵台县境内外这才稍微安定,得以喘息。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一年10月23日,张文明接到了第十三师第三混成旅旅长杨抱诚从泾川发来的公文,下令灵台征集一万银元的服装费,限期缴足,不得违误。接到这份公文,张文明彻夜不宁。连年的兵荒马乱,几乎让灵台县家家户户缸里没有粮食,百姓人人身上没有衣服穿,现在的灵台人民就是应该交的税务都没有能力去交,更何况这些说不出名堂的摊派呢?当即,他便发出电函交涉,要求取消这项不合理的税收。

杨抱诚一向飞扬跋扈、无法无天,当他看到张文明的电函,不禁勃然大怒:“一个小小的县长,竟敢不服从我的命令!”于是,他派爪牙王辅臣和营长张兆儒,带兵前去县府。

张文明很坦率地向他们陈述了一年来在灵台的所见所闻,说到动情处甚至声泪俱下。然而,这二人对此无动于衷,威胁道:“如果不交税,就军法处置!”此后,他们天天派人到县府勒逼,二人带兵把持着县府大门,县府的公事几近停止。眼看离杨抱诚所定期限越来越近,王、张二人看到张文明如此坚定,软硬不吃,便凑在一起商议,决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11月11日晚,王辅臣和张兆儒再次带兵进入县府,二人脸色铁青,恶狠狠地说:“张县长,我们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今天你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老子没有功夫和你纠缠了!”

张文明淡然一笑,说:“我还是原话,灵台人民生活确实很穷苦,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哪里还有钱粮来交差。我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杀鸡取卵,涸泽而渔吧。”

“放屁!老子没有功夫听你罗嗦,来人,把他给我捆起来,狠狠地打,看看到底是他的嘴硬还是老子的鞭子硬!”

一伙暴徒不由分说便把张文明捆绑起来,吊在房檐上,用皮鞭狠狠地抽打,边打边喝斥:“你到底交不交!”

张文明遍体鳞伤,殷红的鲜血浸透了衣服,严刑拷打,使他多次昏迷不醒,每次昏迷过去,暴徒们便用冷水把他泼醒,企图让他屈服。但张文明正气凛然,厉声痛斥,坚决不改变自己的主张。暴徒们一看,竟无计可施了。

天快亮的时候,也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暴徒们终于耐不住,露出豺狼的本性,王辅臣说:“好,既然张县长执意不交,我们也没有办法,就请你亲自向杨旅长交代吧。”说完,一声令下,几个士兵一拥而上,把张文明架起来,带出了府门。王张二人一个眼色,一名士兵举起枪,一颗罪恶的子弹射出来,击中了这位为几万名灵台人民请命的清官。张文明浑身一颤,慢慢回过头来,颤抖地举起来右手,直指这群刽子手,须发立起,眼光如炬,最后倒在了灵台这块他深爱的土地上。

清晨,张县长被暴徒杀害的消息传遍了四方,县城的人民群众和各方人士聚集在一起,含泪为张文明县长备棺成殓,在东岳庙里立起了灵位,远近百姓纷纷携带香火,前来祭吊。事后,人们把他安置在了高志山下。

张文明被害后,当时民间盛传,杨抱诚每晚一闭上眼,就能看见张县长拿着手杖追着打他,杨抱诚又惊又恐,很快便暴毙身亡。灵台人民个个拍手叫快。

1935年,新上任的灵台县县长张东野,听闻了张文明的事迹,非常感动,于是在他遇害的地方树立了一块石碑,这便是著名的“为民流血之碑”。(供稿 任志刚 编辑 毛玉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