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杨 霞

投稿邮箱:gslzwxxbs@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131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欧化远:靖远人民心中的焦裕禄

欧化远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遂了平生意。”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念奴娇·追思焦裕禄》一词中对焦裕禄精神的理解,也是对党员的楷模、全党的榜样焦裕禄的真实写照。

在西北古城靖远,群众心中也有这样一位焦裕禄式的人物,他不怕坐牢为群众争夺河滩淤地一万五千亩,身先士卒开发五大坪(中堡坪、寺儿湾坪、独石坪、糜滩坪及河靖坪)浩大水利工程,忍辱负重十七载绿化靖远县城南“脸”乌兰山。他就是欧化远,靖远人民心中永远的老县长,生于1917年,卒于1986年。

斗智斗勇为民争河滩夺淤地

“这顿饭全当喂狗了,要想给你们分地那是妄想。”在北湾地区富户设的酒宴上,国民党甘肃省政府分地专员王自治怒骂。

1940年秋,国民党甘肃省政府建设厅决定在靖远县北湾地区黄河北岸2万亩河滩修筑淤地工程,这让靖远地下县委看到了解决当地贫苦群众土地问题的希望,当即决定由北湾党支部负责争夺黄河淤地。时任中共靖远县委书记兼北湾党支部书记的欧化远义无反顾地担起了这一重任。

斗争初期,欧化远以北湾学校校长的公开身份,主动接触工程负责人,帮助他们解决困难,以“耕者有其田”的道理净化他们的思想,旁敲侧击反映当地富户苦害百姓的劣迹,用情理感化工程负责人。

1944年工程完工后,欧化远带领地下党同志,广泛发动群众,成立“贫民互助会”,直接参与分地,终于取得了胜利,一万五千亩淤地“全数分于贫民”。

然而,斗争远未结束,未分到一亩地的当地富户并没有善罢甘休。

“今晨职等起来,忽闻民众议论纷纷,各街小巷遍贴标语……并扯存七张,词语荒谬,思想错杂,显是奸党分子潜入北湾一带煽惑鼓动捣乱。”1945年3月15日一早,国民党靖远县党部就收到了北湾第七区分部的紧急报告。欧化远清楚地知道,这些标语是当地富户为推翻土地分配方案陷害贫民互助会所为。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国民党靖远党部竟然未查明真相,便将他和贫民互助会负责人以及有嫌疑的贫苦农民70余人逮捕入狱。在狱中,面对酷刑,欧化远等人始终坚持斗争,使敌人抓不到任何把柄;在狱外,靖远地下县委和当地贫民联名“保状”,使国民党靖远党部迫于压力,重启调查。坐牢一个多月的欧化远等人无罪释放,保住了争夺河滩淤地的胜利成果。

尽心尽力为民兴水利造福祉

“要让人民吃饱肚子,必须发展农业生产。”时任靖远县长的欧化远在经历了1952年前后连续大旱灾情后,清醒地认识到,“靖远的总问题是干旱多灾,必须抓住发展水利这个重点,彻底解决农民吃饭问题。”

原靖远县委副书记、平川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万国杰在《深切怀念欧化远同志》一文中,记录了欧化远的水利事业发展思路,“抓水利要走三步曲,一上五大坪、二上旱坪川、三上兴堡川”。

“这娃娃异想天开,祖祖辈辈哪有把水通到坪上的!”在没有提灌工程的年代,包括欧化远父亲在内的靖远群众从未见过从地势较低的黄河向高处引流的做法,对欧化远即将实施五大坪水利工程感到不可思议。但是,欧化远信心十足。

为实现“上五大坪”的第一步建设思路,欧化远多次蹲省城、找领导,汇报靖远发展水利的有利条件和实际情况,为靖远县争取到第一批水利工程项目,之后,他积极参与工程规划,优选技术人才,甚至亲自用脚印丈量灌溉面积。

“地冻三尺,心热十丈。”1957年初冬,靖远首个地高水低引水工程——五大坪水利工程如期开工。在中堡坪开工典礼上,欧化远致词时许下坚定承诺,并率先背了三背篓泥土。

在施工中,欧化远一再叮咛工程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严把质量关,经常巡查工程进展情况。靖远县曙光小学教师杜玉明回忆说,欧老如果发现渠道垫基时有茅草根茎时,便立即捡拾出去,并对社员们说:“这些东西不能垫在土里面,时间长了,容易腐烂,水容易渗透冲垮渠道。”

欧化远在任期间,主持参与了中堡坪、河靖坪两大坪高扬程水利工程建设,这两个工程在几年内就解决了两地人民的吃饭问题。就河靖坪而言,上水前,全坪最好的土地亩产只能达到200斤左右,上水后,小麦亩产达到500至600斤,改革开放后甚至达到1000斤左右。而今,灌区已近万亩,人均年收入10000元早已不是新鲜事。这一切,无不来源于那个不可思议的“低水高灌”工程。

忍辱负重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上世纪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每逢秋天,拥有6万余株果树的乌兰山果园里,硕果累累,满园飘香。然而,在当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吃到新鲜果品。

1975年的一天,靖远二中几个学生放学劳动后偷偷地溜进果园里摘苹果,被看护果园的欧老汉发现,学生当场吓得大哭。然而,在物产稀缺的年代,欧老汉不仅没有责怪,还主动摘苹果、桃子等水果赠与他们。

这就是欧化远,一个心中只有群众、即便自己吃苦受累也不让群众受委屈的欧老汉。

从欧县长到欧老汉的转变,始于1958年“反右倾”政治运动。这场运动让他戴上了右派的帽子。

然而批判揪斗、劳动改造并没有影响欧化远对革命事业的热情。在乌兰山水土保持站接受劳动改造期间,为了完成绿化乌兰山的任务,欧化远便定居在了山下那间简陋的小屋,他同工人一齐引水上山、植树造林,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见山上绿草丛生;十七年的坚守,硬生生把一座荒山变成了郁郁葱葱的“绿色海洋”。而今,乌兰山已是草木茂盛、满山苍翠,远远望去,大有“云树接天含远秀”之意,成为靖远县城一处胜景。

高山仰止没者垂教化育一方

1986年5月16日20时20分,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忠诚战士欧化远在病痛的折磨中闭上了双眼,再也没有醒来。

欧化远走了,党和靖远人民无比沉痛。1986年5月20日,时任白银市委副书记韩修国深切怀念,“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领导、好同志……欧化远同志永垂不朽!”

欧化远走了,但家乡的父老乡亲忘不了他,忘不了他为他们争到了金饭碗而自己却被捕入狱;他的战友们忘不了他,忘不了那份纯真而高尚的战友情谊;他服务大半生的靖远人民忘不了他,忘不了他在一穷二白的艰难时期,率领全县上下艰苦创业并取得的一个又一个辉煌。

欧化远走了,但他的精神永存。从2001年发出倡议到2013年“怀远碑”矗立在乌兰公园,为后人留下无尽怀念,也无声地号召着全县人民植树造林、绿化生态;从1986年第一批悼念作品问世到2013年《欧化远纪念文集》出版,一字一句都诠释着欧化远对党和人民的忠贞不渝,诠释着靖远人民对他的深切思念;从拍摄专题片《党的骄子——欧化远》到靖远县举办欧化远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靖远各界用用心传承着老县长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靖远人。

忠心为国毕生勤劳临终悒悒心犹在,献身革命鞠躬尽瘁虽死耿耿志久长。欧化远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也是全心全意为共产主义的宏伟理想奋进的一生。他虽然已经走了整整30年,但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优良作风,永远值得我们怀念和学习。

(供稿 张荣学 周正卿 编辑 毛玉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