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杨 霞

投稿邮箱:gslzwxxbs@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131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苏维埃政府决不允许有一个贪官”

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旧址

1934年,陕甘边地区的革命形势迅速发展,红军打退了国民党军队的两次大规模“围剿”,巩固了革命根据地。

随着苏区的巩固和扩大,县、区、乡革命委员会相继建立起来。这时,根据地领导人开始考虑把这些临时革命政权改建成苏维埃政府。刘志丹、习仲勋等领导人在筹建苏维埃政府时,主持制定了一系列制度和条例,对政府工作人员廉洁自律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决心建立廉洁勤政的新政权。《暂行条例十八条》规定:“临阵脱逃者处以死刑,破坏枪支者处以死刑,强奸妇女者处以死刑,一切缴获要归公。”后来,根据刘志丹的建议,又增加了这样一条规定:“凡一切党、政、军干部,如有贪污公款10元以上者处以死刑,贪污5元以上者开除党籍,贪污5元以下者开除军籍。”

1934年10月28日下午,根据地的主要领导人在荔园堡的关帝庙里开会,刚刚商量完建立苏维埃政府的事,就有一位姓张的老乡前来反映情况。他70多岁,家住荔园堡附近,是一个支持革命政权的热心肠人,也是革命政府里的常客。几个人把张老汉迎进屋里,倒了茶水,坐下来听他说话。张老汉是个急性子,也顾不得喝茶,直截了当地说:“村里人托我给你们反映个情况,土地委员长张步清贪图个人发家致富,自己开了许多荒地,还雇了几个雇工帮忙,群众都在议论哩。”

张步清是刘志丹和张秀山推荐入党的,刚参加革命时表现积极,打土豪分田地时分到了土地和牛羊,日子慢慢好起来了。后来,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成立时,他被任命为土地委员长,负责土改工作。这时,他打起了个人的小算盘,担心土改损害自己的利益,工作上也不太积极了,苏区的土改工作也就一直拖沓不前,好多贫苦农民都有意见。为了这事,刘志丹和张秀山都劝说过他。可是,他仗着自己参加红军立过功,一句话也听不进去,还辩解说:“我这是白手起家,自食其力嘛!”

刘志丹、习仲勋、张秀山听了张老汉的话,知道他代表南梁的贫苦农民来说话是有份量的。习仲勋说:“我们苏维埃政府决不允许有一个贪官!”刘志丹说:“张步清是我和秀山推荐入党的,我们没把他教育好,我们也有责任,我和秀山在党委会上都要检讨。”听了他们的话,张老汉高兴地说:“有了你们这些为民作主的清官,真是我们穷苦农民的福分。”

送走了张老汉,三个人商量决定,立即把张步清管制起来,随后再由党委扩大会议作进一步的处理决定。

11月7日,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正式成立。红二十六军、地方游击队、赤卫军及南梁一带的群众共3000多人在荔园堡的关帝庙前集会庆祝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成立。刘志丹、习仲勋、杨森、杨琪、张秀山等领导人胸前佩带大红花走进会场,坐在了主席台上。群众发现领导人的队伍里没有了张步清,土地委员长换成了李生华。

原来张步清被管制起来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严重错误,违反了苏维埃政府的《十大纪律》。管制期间,他反思自己的错误,写了长长的悔过书,还给党委的负责人写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提出组织上怎样处理他都可以,但一定要保留他的党籍。就在苏维埃政府成立的前一天晚上,刘志丹、习仲勋、张秀山等召集党委扩大会议,作出了对张步清的处罚决定:撤销张步清的党内一切职务;念其有悔过之心,给予留党察看一年处分;没收开垦的所有荒地,并处劳教两个月。刘志丹和张秀山也分别在会上作了检讨,主动承担了失察的责任。(供稿 闫育平 编辑 杨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