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杨 霞

投稿邮箱:gslzwxxbs@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131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一廉如水“张古人”

《灵台县志》中张麟画像

平凉市灵台县上良乡,古称秦原,又名凤翅原。秦原是一个古老的地名,公元前272年,秦灭义渠戎,灵台县的大部分版图并入,此地是秦与西北少数民族分界的区域,故称秦原。明代开始,人们普遍称秦原为凤翅原。从空中俯瞰秦原,一条瘦长的原面南高北低,北梢头直抵黑河,原的东西两侧分别伸出右集、朱堡两村所在的枝丫,整个原面恰似一只头南尾北振翅欲飞的凤凰,所以人们以凤翅原的美称代替古老的秦原称谓。这里地广田平,土质肥沃,文化丰厚,人才辈出。

《荣河县志》关于历代县令、县丞的记录

杨姓、张姓是上良的名门大姓,明朝成化年间,上良出了一位清正廉洁的“张古人”。“张古人”名张麟,字天瑞,今灵台县上良乡右集村人,以岁贡授山西荣河县县丞,在任守正奉公,个人生活俭朴,《荣河县志》评价张麟“一廉如水”。

挡住枕边风

从史料记载来看,张麟是一个能力卓异的廉吏,他能够步入仕途全靠自己的勤奋努力。岁贡是科举时代贡入国子监的生员的一种,明清两代,每年或两三年从府、州、县学中选送廪生升入国子监肄业,相当于今天的“保送生”。

张麟平日行事敬重礼法,守正奉公。明清的县丞是正八品级别,相当于今天的常务副县长。县丞设专署办公,称县丞衙。分管一县的粮马、税收、户籍、巡捕等工作,并配行政助理(攒典)一名协助办公。权力不小但俸禄却不多,根据《明史》记载正八品官员月俸是八十石,按照《明会典》成化年间每石七钱来折算全年薪俸也仅三十六两银子,一个人养一个大家庭,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时间一长,他老婆就不满意了,先是絮絮叨叨地埋怨,后来竟明目张胆地挑唆张麟贪墨,“你看万泉县的张庭语,也是你的同窗吧!人家当县丞比你还晚两年,可现在家里良田百顷、金银满屋,看看人家夫人绫罗绸缎,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呢?就说那次张寡妇的案子,刘师爷都把银子送过来了,你居然能把它扔出去......”张麟不为枕边风所动,义正词严地说:“长工佃户操劳一年才挣几钱银子,吃的是粗粝剩饭,穿的是破衣烂裳,整天在烈日风雨中劳作,辛苦万分,而我安享朝廷俸禄,比起他们简直天上地下,你说的话太不道德了。”

为什么张氏会这么说呢?原来明代官俸低微,靠工资养活一大家人很困难,能解决温饱就不错了,有些清官甚至连生计都无法维持,经济上入不敷出导致官员们竞相走上贪污之路,到成化年间官场已腐败成风,大家都贪污,而张麟一个人皎然独清显得很不合时宜,其妻张氏这样说也就不难理解了。

四升米换一条鱼

古语云,“居官必先治其内,后治其外。”张麟不但对自己严格要求,更重要的是能够教育和约束亲属。老婆吹枕边风被挡了回来,对儿子的约束更加苛刻。

有一次儿子生了大病,十几天卧床不起,家里天天是白饭青菜没油水,小伙子很想吃鱼。但家里穷,平常煮粥都是用杯子量的,哪有钱买鱼呀!这件事不知怎么被庙里的和尚知道了,和尚平时就很仰慕张麟的为人,二话不说买了一条鱼悄悄送进府去,张麟知道后狠狠训了儿子一顿并装了四升米给和尚,和尚推辞不了只得拿了米回去,从此再没人敢给张麟送东西了。

一条鱼换四升米,那不是敲张大人竹杠吗?这实际上是通过非常手段堵了送礼的门。

不坐轿子却骑驴

张麟生活简朴,耿直诚实,平常下乡轻车简从,自己带着食物。有个村的里正听说张麟出来巡视,有心巴结,率领七八个甲首在村口凉亭备下宴席,结果等了大半天不见人来。晚上回来一问才知道张麟骑着一头瘦驴抄小路进村,这会儿早到别的村了。里正惊奇地说:“我老汉活了多半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怪的人,这大热天放着轿子不坐却骑驴,看来真是个清官呐!”

一次仆人去市场上买米,店家不小心多量了一斗,仆人占了小便宜到张麟面前表功,结果被张麟怒斥一顿,责令寻原主退还。张麟一生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壮举,但却因为在这些小处、细节处恪守“廉、正、清”为官三要而名著史册。

张麟生前清名广播,远近咸知。有一次路过邠州(今陕西彬县),中途遭遇盗匪,被劫去了行李和骑乘的骡子。张麟对盗匪说:“这头骡子要挨鞭子才肯走,我也有一鞭子送给你。”盗匪听了既惊奇又疑惑,互相私语:听这个人的口气莫非是灵台“张古人”?问张麟确定后纷纷下马行礼,并归还了劫去的东西。一个人做官做到这个份上,不得不令人感叹。

张麟晚年教育子弟,诲人不倦,活了七十六岁,乡人谥号为“张古人”,并立祠庙,四季怀念。上良右集村的六股岔,原有一个墓冢,占地亩余,封土丈许,即张古人墓。今冢子被平,旧址尚可辨寻,斯人已矣,清风廉韵却流传灵台,成为党员领导干部的镜鉴。

(供稿 任志刚 编辑 杨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