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杨 霞

投稿邮箱:gslzwxxbs@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131

返回甘肃廉政网
瓜州人皮鼓人头碗的警示

桥湾古城

在距瓜州县城80公里的甘新公路边,有一座东西长320米、南北宽122米的长方形古城遗址,人称桥湾城。古城前原有一条清波荡漾的疏勒河,现虽水枯,河床尤在。河边有两棵老态龙钟的胡杨树,据说树旁还有一座古香古色的庙宇,早已毁坏。

桥湾城呈长方形,黄土版筑,墙体保存较为完整,残高5-8米不等,开南、北两座城门,均有垛墙及城楼残迹,城四角有角墩,城内有东西大道及房屋庙宇建筑遗迹。城西南角的疏勒河上原有一座天生桥,横跨疏勒河,南北相通,河水从硬质的黄土桥下流过,车马行人通行桥上,这里逐渐形成了弯环的河流,桥湾也由此而得名。

现在的桥湾城遗址虽然只是一座残破的土城堡,周长只有880米,高也不过六七米,算不上宏伟,也没有什么引人入胜之处,然而就是它,却留下一个引人深思的故事——“康熙夜梦桥湾城”的传说。

据《安西县志》记载:“康熙夜梦桥湾城,观音柳上挂玉带。”相传,康熙皇帝做了一个梦,梦见圣驾巡游到西北某地,在荒寂无人的戈壁沙碛中,突然出现了一片绿洲,但见清水弯环,向西流去,河边有两棵参天大树,郁郁葱葱,生机勃勃,树上挂着金光耀眼的皇冠、玉带,旁边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城池,真似人间仙境。康熙梦醒之后,非常高兴,觉得梦中之境必是龙游圣地,即命朝中大臣按梦中情景绘图查访。大臣们辛辛苦苦来到茫茫戈壁的桥湾一带,忽见疏勒河碧水西流,河边两棵高大的胡杨树上悬挂着草腰、草帽,与康熙梦中情景恰巧吻合,查访的大臣即火速回京上奏康熙帝。康熙帝闻听后龙颜大悦,随即下圣旨,拨巨款,派程金山父子在桥湾督修一座方圆九里九的城池,做为皇帝西巡行宫。程金山父子奉旨来到此地,见这里荒凉偏远,天高皇帝远,心想,皇帝哪能来此巡游,便见财忘法,贪污了建城银两,只修了一座方圆三里三的小城敷衍了事,便回京城复命。后来一钦差大臣西巡河西地区,发现桥湾城与程金山父子禀报皇帝的情况相差甚远,便上奏朝廷,康熙帝大怒,降旨将程金山父子处死,并用他两个儿子的头盖骨反扣在一起,中间用白银雕刻成二龙戏珠镶成鼓架,上下鼓面用他们脊背上的皮,蒙制而成一个人皮鼓,再用程金山本人的后脑勺,做成一个人头碗。

后人有诗曰:

贪婪酷虐随意行,剥皮声声唬断魂。

平日只知权势大,触犯法条罪难容。

为警示后人,康熙皇帝又在离桥湾城西北200多米处,修了一座皇家寺院——永宁寺。寺院规模宏大,金碧辉煌,大殿内供佛像、康熙帝像及康熙帝袍、马鞍等物,并把人皮鼓、人头碗悬挂寺院内,每日击人皮鼓以警示后人。“做人要心正,做官要清正”,这两句话在当地百姓中广为流传。为歌颂康熙大帝的英明,老百姓撰写了“泽被无疆”四个大字献给圣上。寺内四季诵经,香火旺盛。同时在这里设“营讯千总都司属”储备粮草,重点防守,成为雍正皇帝西征准噶尔的重要军事要塞。咸丰末、同治初,盗匪侵扰,城失民逃,寺毁僧散,今遗址尚存,地面有大量砖瓦堆积,寺院基址纵横交错,可以领略当年的建筑规模。

人皮鼓

桥湾城传说的真实性已无从考证,但人皮鼓和人头碗这两件文物却被视为清代传家宝,先后存于民教馆、文管会。1992年以来,瓜州县在这里建成了集文物陈列、警示教育等多功能展示服务于一体的桥湾城陈列馆,该人皮鼓和人头碗一直陈列于馆内。

警示展馆橱窗里陈列着人皮鼓、人头碗真品,虽历经数百年,依旧保存完整。橱窗里还列出了清代贪官名录及其下场一览表。其中包括军机大臣和珅、云贵总督李侍尧等。这些人最终无一例外地被处以死刑,有的还株连九族。而一块更大的展板上,则上书“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哲理”。各级党员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要时刻警示自己,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据说,人皮鼓和人头碗每逢天阴下雨时,常不敲自鸣,似在向后人诉说它的经历、它的教训,它向人们提醒:不该拿的东西拿不得,拿了就要付出代价。是的,古往今来,那些拿了不该拿的人,有的处以极刑,有的株连九族,就是那些保全了生命的人,也是一头面对冰冷的铁窗,度日如年,一头让家人孤立无援,孤灯夜伴,没有了家庭欢乐,人格尊严。

“人皮鼓”的故事还告诉我们,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空手来世,撒手西归,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用短暂的生命去拿不该拿的东西,不值!它还告诉我们,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头脑清醒,做到成不骄、败不馁,进不狂、退不懈,富不淫、贫不移,做到宠辱泰然、毁誉等闲,顺逆冷静、保持坚韧,把住关口、守住防线。

桥湾古城是酒泉通往敦煌、吐鲁番这条旅游热线上的必经之地,每年都有大批中外游客慕名前来参观游览,使康熙夜梦桥湾城、怒斩贪官程金山的故事广为流传。这里的传世文物人皮鼓和人头碗,在当今仍具有很强的现实教育意义,是反腐倡廉警示教育的极好教材。(供稿 瓜州县纪委 编辑 杨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