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47404569@qq.com

联系电话:0931-8922214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祖母的道理

记忆中,儿时的冬天特别冷,尤其到了夜晚,屋外经常是寒风呼啸。我们看着屋顶,那些原先透进月光和星光的天窗黑漆漆的,与黑色的瓦片没有分别。瓦楞上寒风捏细嗓子在叫,风太大,屋檐似乎也被冻得瑟瑟发抖。

房屋没有毛孔,不像我们,恨不得每个毛孔都闭合起来。我们尽量弓着身子,缩小暴露在外的身体,似乎冷也有重量,压得人直不起腰。

煤油灯下,祖母看着我们几个小孩子发抖的样子,笑了。她挺了挺早已佝偻的背,对我们说:“冷是孬种,你强它就弱。”看到我们茫然的表情,祖母又说:“不信,你们挺直腰杆试试,就不冷了。”

我们听祖母的话,挺了挺腰杆。奇怪,似乎真没那么冷了。

一阵寒风吹过,煤油灯的灯芯微微晃动,而后又直起,向上。灯光亮了一些,逼近的夜色也后退了一些。

祖母说:“你们手脚用力抖一抖。”我们就摆动自己的手脚,不一会儿,一股暖流从四肢开始漫向腰部、胸部,最后流遍了全身。煤油灯黯淡的光也温暖了,仿佛是一缕阳光。

我们惊讶,这寒冷怎么就被“甩掉了”?像邻居家那头水牛甩掉脖子上的牛虻。

此时,祖母又说:“你们喊一喊,喊了就不冷了。”于是,我们先是咿呀地喊几声,觉得声音太单调,我就唱起了乡村童谣,祖母也跟着哼唱。

“一根竹扁水面浮,阿公叫我去牵牛……”思绪随着竹扁在水里漂浮,一直漂到很远的地方。我看到每个人的眼中都有光亮,这光是煤油灯照射的,也是内心映射的。寒冷很像收割季节稻田上空飞来的麻雀,刚停在沟垄上,我们喊几声,它们就吓得一扑棱翅膀,飞得远远的。

每年冬天来临之前,母亲早已给我们的床铺加了一层稻草编成的草垫,稻草垫是祖母在秋天时早就编好的。我们躺在床上,感觉就像躺在稻草垛上,嗅到了谷子的味道和稻草上残留的阳光香。那时常常梦见稻田、阳光和小鸟,一睁眼,天窗落下清晨橙红的阳光……在南方,没有火炕等取暖措施,但祖母教会了我们很多取暖方法,伴随我们度过了很多个寒冬。

长大后,虽然家中有了取暖设备,但在寒冷冬夜感觉手脚冰凉时,我总会想起祖母的御寒方法,像儿时一样重复了几遍,果然身上有了暖意。

祖母没有读过书,讲不出大道理,但她的话朴实而深刻。抖抖手脚,这是运动驱寒;唱唱童谣,这是转移注意力;腰杆挺直,这是增强自己的信心和意志。有了坚强的意志和科学的方法,寒冷自然就“逃离了”。

“冷是孬种,你强它就弱。”耳畔回响起祖母的声音,这句话时常激励着我。何止是冷呢?我想,许多困难都是孬种,需要我们挺直腰杆、迎难而上。

(纪鸣 柯立 作者单位: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纪委监委)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