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魏雯静

投稿邮箱:47404569@qq.com

联系电话:0931-8922214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我的家风故事:父亲告诫莫言常怀谦和之心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有什么样家风传承呢?近日,莫言的大哥管谟贤讲述了这样几件家庭小事。

莫言的爷爷叫管嵩峰,虽然认识字少,话也不多,但懂得做人处事的道理。管嵩峰干了一辈子的木匠,在家具用料上十分诚实,做家具的木料哪个地方有瑕疵都会告诉人家。以前刚单干的时候交“公粮”,有的人会掺点沙土,然而他总是把粮食筛选的干干净净,把最好的粮食上交国家。

莫言的父亲担任大队会计,工作特别认真,将账目记得清清楚楚,容不得出半点差错。有一次因为一分钱没有对起账来,他认认真真计算了好几天,最终找出了差错。据管谟贤回忆,以前去大队会计室叫父亲吃饭时,父亲都不让他进门,都是在门口喊父亲,父亲说如果少了钱,谁进过会计室都是有责任的。从小的教育让管谟贤养成了习惯,在担任高密一中副校长期间,每当路过会计室他都不会进去,这是一种家规,更是一种自律。

小时候,家里虽不算富裕,但比邻里还算好一点。在他家附近,住着张家三兄弟,家庭十分贫困。一到过年过节,管谟贤的母亲总是蒸好馒头、豆包、年糕,让管谟贤送给他们。每当遇到乞讨的,不管家庭再困难,他的母亲都会将自家的干粮分给他们吃。在他上高二的时候,广饶许多人来到高密乞讨,管谟贤故意发难,向他们要证明,母亲知道后严厉训斥了他。邻居家有一对夫妇年龄大了一直没要上孩子,后来收养一儿子,正好管谟贤的二弟在哺乳期,母亲每次都是先喂他们的孩子。

莫言旧居.jpg

莫言旧居

莫言在小说中提到过一个偷萝卜被罚的故事,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物资匮乏,生活非常艰苦。那年,莫言十二岁,下地干活时,因为饿极了,拔了生产队的一个萝卜被罚。回家后,父亲又对他一顿狠打,直到六婶发现情况不对叫来了爷爷,才将他从父亲的棒打下“救”了下来。这件事给莫言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仍记得父亲说的每一个字:“我们祖祖辈辈劳苦勤俭,偷抢扒拿的事坚决不能干!”

莫言在进行文学创作的时候非常辛苦,经常晚上写作到很晚,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他经常在东厢房写作,一写就是一夜。冬天更是艰苦,穿着棉袄,带着棉手套,手上还经常冻出疮。后来当了兵,上了解放军艺术学院,莫言仍然保持这样的习惯,在别人玩耍、休息、睡觉的时候,他总是在默默地看书、写作。有时候深夜饿了没办法,就拿一棵大葱来咬几口,所以后来得了严重的胃溃疡。莫言在高密南关创作《丰乳肥臀》时,右手中指第一个骨节因常年握笔写作磨起了很厚很厚的老茧。

莫言的旧居,每年来参观的人都络绎不绝。为了确保安全,莫言的父亲在2013年自掏腰包对旧居进行了修缮,并于2015年8月无偿捐献给了政府。现年已经90多岁的莫言父亲仍然传承着优秀的家风,对子女仍然严格管教。在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网上有消息说有老板要赠送莫言一套房产,他听到消息之后立即打电话告诉莫言千万不能要。这几年,过年过节也会有人来看望一下老人家,带来的礼品他总是要求别人带走,实在拗不过,他就将礼品的情况工工整整记在自己的小本上,好让自己的儿女日后能还这份人情。

当年,莫言获得诺贝尔奖时,父亲说过一句话:“莫言获奖之前和别人一样高,获奖之后要比别人矮半头。”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却投射出深刻的哲理,告诫着莫言要常怀谦和之心,让一切归于平静,继续全身心投入到文学创作中去。(王怀瑞 席汇东 高瑞泽整理)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