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魏雯静

投稿邮箱:47404569@qq.com

联系电话:0931-8922214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我的父亲:公家的“光”一点儿不能沾

编者按:父爱如山。父亲对子女的爱总是默默无声,寓于生活的点滴之中。父亲用自己的一举一动影响着子女,与子女而言,这是无声的教育,更是宝贵的财富。本期我们选编一篇有关父亲的文章,文中的父亲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什么是公私分明,更体现了一个普通家庭的家风家教。


我的父亲杨瑞仓,是一位50年党龄的党员,今年82岁了。他1935年10月出生在陕西渭南,14岁丧母后随着三叔来到兰州谋生。一个外乡青春少年,懵懵懂懂,在兰州脚跟还未立定,1949年8月24号夜开始,我的父亲耳闻目睹了从荒寂无绿的南山到马步芳重兵防守的白塔山,炮火连天,硝烟弥漫……

兰州解放了!我的父亲进入了兰州通用机器厂当上了精密磨齿机学徒工,这工作一干就是四十多年,成为了高级技工,直到退休。在我的眼里和记忆中,父亲是家教严厉、勤于学习,特别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作为仅次于“三转一响”之外的时尚,兰州开始有人家安装日光灯(俗称,即荧光灯)。相比于传统白炽灯的昏暗,日光灯白中透着淡淡的蓝光,明亮清新,好不让人羡慕……傍晚,天色渐暗,厂矿子弟小伙伴们一起玩耍,只要一看到谁家窗户里透出的是日光灯的光芒,就唏嘘不已,片刻之间,孩儿们蹦跑跳的脚步都要暂停一会儿,我更是欣赏赞叹人家窗户内喷洒出的那一抹清新的光……

不知什么时候,父亲似乎是看出了我们兄弟妹妹的心思!一个星期天的早晨,父亲捣鼓木板的噪声吵醒了我们。他从家里床底下找出一块窄窄的长条木板,又是锉刀、又是手钻,一会儿砂纸打磨、一会儿打眼穿线,忙得不亦乐乎……我好奇地问着父亲:“这是要造什么好东西,是给我的轴承车,还是滑冰车…?”父亲微微一笑:“这幢楼三个单元共三十六户人家,现在有五户已经安装了日光灯,咱们这单元还没有人装,我们要成为第一家有日光灯的……我们车间里用的日光灯我研究了,其实简单得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和弟弟妹妹拍起双手,激动不已,期盼之情浓烈……两周内,父亲利用星期天,骑着自行车从兰州城里买来了镇流器、启辉器、拉线开关等材料,逐步安装在那块木板上。

一晃一月有余,然总不见我们家的日光灯管挂上屋顶,发出光芒……弟弟妹妹年幼无知,我可是在我们小伙伴圈里夸下海口的:我家很快就有日光灯啦!

看着那块木板上只是缺少日光灯管,其它都各就各位,我不禁好奇地问父亲:咋还不装上灯管呢?

“我连续四个星期天在城里跑,就是买不到三十瓦的日光灯管,可是四十瓦的日光灯管有的是……”父亲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就买四十瓦的呗,你看这楼里又有两家装了日光灯啦……”我有些急不可耐。

父亲认真地说:“我们家必须装三十瓦的日光灯管,绝不装四十瓦的……”

我真是搞不懂了,这是为什么呢?

又是一个月时光过去了,我们家的日光灯终于亮了,站在楼下看上去,美妙绝伦……我拉住小伙伴们几次三番往我家窗户望去。

那晚,在日光灯的光芒明亮中,父亲给我认真讲了他为什么只能安装三十瓦的日光灯管!

原来,因为父亲所操作的精密磨齿机床对光照、防尘环境要求很高,是在大车间里又专门设置的一个机房,相对封闭,一般人不得入内……这个机房里用的日光灯管都是标配四十瓦的。而且,机房所需日光灯管均由父亲一个人填报领用。

“咱们家必须用与公家不一样的日光灯管……免得被人疑问是不是占了公家的光!”父亲严肃了起来。其实,三十瓦的日光灯管与四十瓦的差别,除了亮度稍逊外,就是看上去灯管要短一些。

我恍然大悟:我们家的日光灯开启延误了近两个月,最终没有成为本单元第一家日光灯家庭,只是因为父亲决心必须要买一只功率三十瓦的,而不能买成与他机房里使用的四十瓦日光灯管一样。三十瓦的日光灯管当时需求并不多,所以大多家庭都安装了四十瓦的。父亲当时每月工资不到四十元,无论四十瓦的还是三十瓦的日光灯管,每一只价格都是五元钱。可就是这五元钱,在父亲眼里的分量真真切切大不一样……父亲所处的工作环境和他的看上去有些“固执”的思想决定了他的“特别行为”。父亲骑着自行车一个多月跑遍了整个兰州城里卖灯泡的商店……汗水,多流了;时间,多花了……但他心里坦荡,家里的日光灯光芒似乎更加鲜亮了!

如今日光灯早已淘汰,但父亲的“公私分明”却一如既往,他总对儿女们说:公家的“光”一点儿不能沾!(供稿 杨亚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