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魏雯静 马奋强

投稿邮箱:mzht217@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277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对甘于被“围猎”者要坚决清除(二)

  当前,“围猎”和甘于被“围猎”交织等问题依然突出。怎样理解“围猎”、被“围猎”和甘于被“围猎”的关系、过程和结局等问题?现摘编《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相关文章,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从被“围猎”到甘于被“围猎”有什么心理魔咒?

中国心理学会法律心理学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 马皑

  在十八大后反腐力度呈高压态势的大背景下,个别领导干部为什么依旧顶风作案不肯收手?他们从被“围猎”到甘于被“围猎”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演变过程?我们从犯罪心理学角度探究其里。

  必须肯定的是,几乎每一个被“围猎”的领导干部都清楚地知道自己行为的违纪性质。从被“围猎”到甘于被“围猎”,在形式上是从被动面对到主动接受的过程,在心理体验上却是由防御到互利的演化。面对“围猎”,启动自我防御机制是众多落马贪官,排除内心纠结、减轻心理压力的应对策略。在心理学的解释中,当个体明知某个做法是错误的,与自己原有的价值评判相悖,却仍然希望去做或者已经做了的时候,自我防御机制可以通过对现实的歪曲来维持个体的心理平衡,甚至消减罪责感、羞愧感。比如,否认危害,无视与“围猎”者共叙可能给党和国家造成的损失,用个人的生活角色替代公务员角色;用人情交往、礼尚往来的合理化解释在内心深处为自己辩护;用招商引资、发展经济等高大上的理由洗白自己的行为,进而对错误形成思想上的认同,行动上的趋同,等等。防御机制启动的自我欺骗效应,消解了党纪国法等外力控制的约束力量。

  温水煮青蛙效应经常是我们解释被“围猎”者从无辜到有罪的心理学原理,但它过于强调外因的作用而忽略了内因的本质。纵观已有案件,腐败官员都抱有权为我所用的初始动机,过期作废、不用可惜的心态促就了损公利己的决心。在这个层面上,与其说他们是被“围猎”者,不如说是“共猎”者,而真正的猎物是他们手中的公权力以及由权力衍生出的资源。社会心理学理论告诉我们,即便是互不相识的人也会因为具有了共同的目标产生利益互动而形成具有内在凝聚力的群体。当腐败的官员加入到“围猎”者行列中的时候,甘愿被“围猎”也就成为必然。

  首先,这是一个“互猎”的过程。奉承者与官员相互觑觎,前者窥视后者的权力,后者审查前者的某种能力,相互间在利益的驱动下狼狈为奸地共同享受权力领地中的资源。其次,“三观”不正的贪官最欣赏能安全地帮助他们攫取公权力资源的“猎人”,有时会感激“围猎”者为其提供了延伸权力边界的机会,甘愿被“围猎”是为了实现假公济私的目的。最后,每一个甘愿被“围猎”的领导干部都是知道风险的,他们并不总希望用自己掌握的权力与人寻租,而利用权力的衍生资源特别是曾经有互惠交易的人际资源,是既可以逃避职务风险又可以让自己成为“猎人”的绝好方式。在人情社会、互惠互利、资源共享的群体模式中,每一场别有用心的饭局都事实上成为相互“围猎”的猎场。商人会因有领导站台而有机会接近更多的“猎物”,“猎物”们又会因位高权重者在座而放松对“猎人”的警惕。推杯换盏的结果是孵化生成一个个新的猎场,疯狂地蚕食着我们的政治生态。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