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魏雯静 马奋强

投稿邮箱:mzht217@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277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对甘于被“围猎”者要坚决清除(一)

  当前,“围猎”和甘于被“围猎”交织等问题依然突出。怎样理解“围猎”、被“围猎”和甘于被“围猎”的关系、过程和结局等问题?现摘编《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相关文章,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围猎”何以从动物引申到人?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记者 滕抒

  “围猎”一词,本意是指四面合围起来捕捉动物。早在人类社会初期,为了生存也为提防被其它动物猎杀,人们不得不结成各种群体,集合起来打猎生活。即使在弓箭等捕猎工具出现以后,人们仍然采取围猎的方式,以增加抓捕的成功率。近代的围猎活动,要数清朝的木兰围场较为著名。

  木兰围场是清代的皇家猎苑,“哨鹿”是最常用的围猎方法。每次狩猎开始,先由管围大臣率领骑兵,按预先选定的范围,形成一个包围圈,并逐渐缩小。为了引鹿入围,头戴鹿角面具的清兵,隐藏在圈内密林深处,吹起木制的长哨,模仿雄鹿求偶的声音,雌鹿闻声寻偶而来,雄鹿为夺偶而至,其它野兽则为食鹿而聚拢。等野兽密集起来时即开始围射。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哨鹿图》,描绘的就是乾隆皇帝第一次到木兰行围的情景。

  到了现代,猎人越发智慧了。小说《哨鹿》中描写的雅尔斯人,围猎时故意将鹿群撵向榛树丛。猎手用哨子控制着鹿群,一会儿给鹿群稳定的信息,一会儿又让它们紧张起来,既不让其突围,也不让鹿散开乱跑。待鹿按照猎人的意图进入密密实实的丛林,就会被枝条缠住,有的雄鹿还会被树枝挂着鹿角,动弹不得。这时,人们抬着活生生的肥鹿,只待酒香肉香,载歌载舞。

  从围猎过程看,不难总结出猎手的几个特点,一是精心布局、精明设套;二是熟知猎物的行踪、习性;三是掌握主动权、诱导威逼猎物步步入围。这种精准设计的围猎之法,让猎物几乎无法自救,最终成为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这恰如掌握公权力的人被不法利益索求者“套牢”的过程。不法之徒手中那把极具控制力的“哨子”就是金钱、美色、嗜好,最后甚至是恐吓。他们对掌权者围追堵截、威逼利诱,一步步围攻,最终将其捕获,为己所用。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同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时就曾告诫:“各种诱惑、算计都冲着你来,各种讨好、捧杀都对着你去,往往会成为‘围猎’的对象。”

  细思极恐。只要你手握权柄,必然招致一双双觊觎的眼睛,四周那些“围猎”者呦呦的“哨音”动听且长久,这极具诱惑力的“哨音”缠绕的不仅是你,还有你的家人、亲友。不管是你,还是你的至爱亲朋,哪怕有一时的恍惚,就会把“哨音”当“鹿鸣”,后果就是变成别人砧板上的肉。

  人与动物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二者最基本的区别,在于人具有自我控制能力。从更高层次讲,只有精神与理性发展成熟的人才能趋长久之利、公众之利,避灭己之害、伤民之害。由此看,甘于被“围猎”者,委实比动物高级不到哪去。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