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魏雯静 马奋强

投稿邮箱:mzht217@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277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对“权力是最大的腐蚀剂”的多维透视(二)

  编者按:“权力易于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导致腐败”,如何认识并抵御权力的强腐蚀作用?话题论坛选编《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相关文章,供大家参考学习。


他们是怎样被权力吞噬的?

滕抒

  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我们共产党也不例外。在党的历史上,震慑腐败的枪声一再鸣响,可前“腐”后继的悲剧也一再上演。他们究竟是怎样被权力吞噬的呢?

  背信弃义,权为私用。左祥云是中央苏区时期因贪污腐败等问题被判处死刑的较高级别干部。1933年,中央政府决定兴建中央政府大礼堂、红军烈士纪念塔等建筑, 并发动群众支援建设。可是,担任基建工程负责人的左祥云却借机大吃大喝,贪污公款大洋246元7角,还勾结反动分子买卖路条,甚至企图进行反革命活动。1934年2月13日,苏维埃最高法庭举行公审,“判决左祥云处以枪决”。

  居功自傲,以权欺法。肖玉璧是党在抗日战争时期查处的最具典型意义的一起反贪案。肖玉璧身经百战,战功赫赫,身上留有90多处战斗伤痕,曾是红军中的英雄人物。1940年前后,是陕甘宁边区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可肖玉璧以功臣自居,根本不把边区反贪规定放在眼里。他利用税务分局局长等职权,贪污、克扣公款3050元,并携带款项和税票逃跑,叛变革命,引起极大民愤。1941年底,肖玉璧被执行枪决。

  拥权自重,有恃无恐。王仲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因贪污腐败被枪毙的县委书记。王仲1976年起先后任广东省海丰县委副书记、书记等职务。身处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区,他对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垂涎三尺。当时,海丰县打击走私贩私斗争正处于高峰期。王仲作为县委书记到处“视察”,肆无忌惮侵吞缉私物资、受贿索贿的总金额6.9万元。1983年1月17日,汕头举行宣判大会,会后将王仲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亲”“清”不分,甘被“围猎”。张中生是十八大以来贪腐犯罪被判死刑第一案。张中生从一名普通职工,逐步升任中阳县县长、县委书记、吕梁市副市长。吕梁的干部群众认为,张中生任职期间,与部分民营企业老板建立了“非同一般的关系”。有人说,张中生是中阳钢厂的实际控制人。从被老板“围猎”到形成利益共同体,1997年至2013年,张中生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煤炭资源整合、项目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4亿余元。2018年3月28日,张中生一审被判处死刑。

  这些发生在不同时期的案例,足以说明中国共产党与腐败水火不容。可为什么禁绝腐败的枪声难以阻止贪腐者的脚步?过去商场上有句话:“蚀本的买卖没人作,杀头的生意有人干”,只要有利益就有人敢冒险,权力的高烈度腐蚀剂作用,正在于其可能带来的巨大利益。我们管党治党的实践反复证明:要管住权力这头“猛兽”,单靠严惩远远不够,还需标本兼治、科学布局,一体推进“三不”机制,切实监督好权力。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