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马 翔

投稿邮箱:gslzwszxx@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101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强化党内监督,怎样用好第一种形态?

  编者按: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在总则第七条中正式写入监督执纪“四种形态”。践行“四种形态”关键在用好第一种形态,最难的也是第一种形态。自从王岐山同志去年9月在福建时提出“四种形态”,到正式写入党内法规,一年多来,各级各部门勇于探索,大胆创新,积极践行“四种形态”特别是第一种形态,进一步强化了监督执纪问责工作。本期,我们约请了派驻纪检组和市、县纪委同志介绍他们落实第一种形态的方法和经验,供大家参考。

 

李韵东

把握第一种形态 全面从严管党治党

驻省公安厅纪检组组长 李韵东

 

  驻省公安厅纪检组坚持以党章为遵循,以党纪党规为准绳,准确把握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特别是积极践行第一种形态,切实夯实全面从严治党治警要求。

  主体责任具体化,织密监督防护责任网络。“四种形态”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利器,既是对纪委监督责任的要求,更是对党委主体责任的要求。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马世忠认真落实第一责任人责任,坚持调研谋划、部署协调、督办排难;其他班子成员通过集体约谈、提醒告诫等多种形式,把第一种形态牢牢抓在手上,督促主体责任落实。厅属部门警种制定配套办法、分解工作任务、详列责任清单,形成上下联动、齐抓共管的整体合力。

  谈话提醒经常化,让咬耳扯袖成为常态。为了让咬耳扯袖更富实效,省公安厅制定《领导干部谈话办法》,明确责任传导、教育提醒、告诫整改和鼓励鞭策4类谈话操作流程。今年以来,厅党委班子成员先后进行谈话提醒120人次,人均15次。驻厅纪检组约谈厅属单位党委(总支、支部)、纪委负责人15人。

  防微杜渐常态化,让遵规守纪成为自觉。一是在抓“前”上下功夫,自警自省。充分运用公安机关先进典型,教育党员民警坚定理想信念宗旨。组织播放《警钟》警示教育片,聆听服刑人员现身说法以案说理、以案明纪。二是在抓“早”上下功夫,动辄则咎。健全纪检监督部门联席会议制度,建立问题线索“月排查、季评估、半年报告”机制,通过函询、谈话、诫勉,早发现早纠正。三是在抓“小”上下功夫,防微杜渐。研究制定《省纪委派驻省公安厅纪检组实践运用“四种形态”工作意见》,构筑了民警由“小节”“错误”向“违纪”“违法”问题递进转化的层层防线。

  追责问责严肃化,让严查重处成为少数。“四种形态”是一个完整体系,落实第一种形态的,也要注重后三种形态的实施。今年,省公安厅保持高压态势,全省查处民警违纪案件44起81人,查结38起76人,党纪处分31人,政纪处分42人,诫勉谈话3人。做到“大病”“小病”一起治,推动了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深入开展。

魏朝晖

突出“四要” 践行第一种形态

陇南市纪委副书记 魏朝晖

 

  “经常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约谈函询,让‘红红脸、出出汗’成为常态”——“四种形态”的第一种形态,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基础。通过平时的工作和学习,我认为实践第一种形态,关键是突出“四要”。

  要“的”“矢”聚焦。对党员干部出现的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党组织要认真研究,精准把脉,对症下药,有的放矢。工作消极怠工的,要进行谈话提醒,劝其改过;有问题线索反映但不具备可查性的,要及时约谈、函询,令其作出说明;出现问题但未达到处分界限的,要让其在民主生活会上作出检查,使党员干部未触线先反省,始终远离纪律底线。

  要“严”“爱”相济。各级党组织要站在为党员干部负责的角度,把严明纪律体现在对党员干部的日常批评教育和监督管理中,常敲“木鱼”、勤扯袖子,“小题大做”,严字当头。党员干部平常有问题就要及时批评,把全面从严治党严到份上、严到实处、严到细处,寓爱于严,起到“治病救人”的效果,体现组织的关心爱护。

  要“常”“长”结合。要挺纪在前,经常性地开展督促检查,使党员干部适应“严”的常态要求,敬畏组织,敬畏纪律,将党纪党规内化于心。同时,要深入剖析近年来查处的典型案例,探索从上加以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建立防治长效机制。

  要“己”“他”互动。经常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是党内关系正常化的必然要求。全体党员尤其是党员领导干部,应当积极自觉地参加民主生活会和组织生活会,结合思想和工作实际扎实开展积极健康的思想斗争,自我批评要严要深刻,批评别人要真要准确,接受别人批评要诚要虚心,真正达到“团结—批评—团结”的目的。

苟钟灵

约谈函询制度化  红脸出汗常态化

麦积区委常委、纪委书记 苟钟灵

 

  “四种形态”中的第一种形态与其他三种形态相比较,更加知易行难,咬耳扯袖、红脸出汗要成为常态,对纪检监察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我们通过实践探索,推进了工作转型和优化。

  以往,我们把主要精力放在纪律审查上,对问题线索要么是“暂存”,要么归在“初核”类,对党员干部苗头问题一般不会轻易“打草惊蛇”。实践运用“四种形态”以来,我们制定了约谈函询和诫勉谈话实施办法,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对领导干部开展约谈67人次,函询23人次,诫勉29人次。建立了包括区级主要领导和班子成员以及乡镇主要领导和班子成员的“四级约谈”工作机制,全区上下分层分级开展约谈128次,约谈党员干部3600多人次。通过约谈函询,让各级党组织及时了解和掌握党员干部身上的苗头性、倾向性问题。2016年,共处置问题线索206件,运用谈话、函询方式处置的51件,占全年总量的24.75%,与去年同比增长96.15%。区纪委针对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开展各类谈话212人,函询警示56人,点穴刺痛及时整改。对接受约谈函询的党员领导干部,要求其在民主生活会、组织生活会、“三述”会议上做出说明,并将问题和整改情况在一定范围内公示,接受监督。

  在约谈函询的程序方面,麦积区严格六项程序开展对党员干部的约谈函询,即:职能科室提出约谈函询建议、纪委主要领导审批、发送约谈函询通知、约谈主体按照提纲约谈、向区纪委报告整改情况、区纪委督查整改成效,整个过程实行全程记实,并建立一整套规范约谈函询档案,对于整改不及时、不到位的,区纪委将视情节轻重,启动执纪问责程序,督促问题的整改落实。同时,加强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监督,严把拟调整人员的“廉政审查、廉政考试、廉政谈话”三个关口。通过对党政正职、新任科级干部以约谈函询方式进行有效监督,带动和警示全区党员干部遵规守纪。

  蔡桓公讳疾忌医的典故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腠理之疾也能发展成不治之症。“四种形态”的每一道防线就像是扁鹊的一次次提醒。抓早抓小解决好发端于“皮肤”苗头性、倾向性问题,自然就能防止蔡桓公的悲剧重演。

  第一种形态如果不能成为常态,全面从严治党就将失去基础。第一种形态看起来容易,但看似寻常却奇崛,要真正做好、用好,并不容易,甚至是最难的。这其中有认识问题,也有方式方法问题。认识上,有的还存在抓大案要案的惯性思维,不愿投入更多精力在抓早抓小抓日常上。有的党委负责人认为,监督执纪第一种形态是纪委的事,一味做“甩手掌柜”,让纪委唱“独角戏”。有的不敢担当、不善担当,不敢大胆开展面对面红脸出汗的批评教育。方式方法上,有的还存在“一函了之”“一谈了之”的现象。要知道,党内监督是全党的事,践行“四种形态”也是全党的事,党委纪委责无旁贷。我们要深刻认识践行“四种形态”特别是第一种形态的重要意义,积极探索实践,推动“四种形态”逐步深化,落地生根。(主持人 马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