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魏雯静 马奋强

投稿邮箱:mzht217@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277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理事汪小菲:德国机场被扣,让我思考民族自尊

  我出生于1981年,上世纪90年代就出国留学了。那时全球还未进入互联网时代,信息获取困难,西方国家普遍对中国印象不好,媒体也经常戴着有色眼镜来报道中国。有一件事到现在都让我记忆犹新,让我的民族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

  那是1999年1月,我不到17岁,法国学校放圣诞假,我回北京看父母。返回巴黎时,为了省500法郎机票钱,我就没有买直飞巴黎的机票,而选择从德国法兰克福机场转机。没想到,我一到法兰克福机场,就被德国移民局扣下了,他们说我的护照有问题,怀疑是假的,也不听我解释,就把我强制拘留了。我向他们抗议:你们西方国家不是最讲究人权吗?为什么强制拘留我?我要找律师告你们!结果,来了两个警察把我拎起来,让我闭嘴,还用语言侮辱我,说再说话就打死我。我很震惊,警察怎么能这样讲话?后来,他们发现我还有点法律意识,就没把我关在监狱里,把我带到机场一个用海绵包裹墙壁的密闭空间,就像机场的监狱一样。那时,我真的感觉自己就像电影里演的无家可归的人。

  在那里,我目睹了两件事。一是一个美国人的护照丢了,当地警察非常热情地帮他补办证件。二是,很多日本人在过关的时候,警察对他们都非常友善。尤其是他们在免税店买东西时,德国人对他们无比殷勤。而像我这样被关起来的中国人至少有五六个。为什么中国人会受到如此冰冷的待遇?后来我买了一张电话卡,给我母亲打电话,她找到中国驻当地的领事馆求助,第二天领事馆就派专员到机场来把我们解救了。

  2005年,我又一次去法国,邀请当时法国最著名的设计师来北京为我设计一个项目,这是我留学时期想都不敢想的事。那一年,我明显感觉到中国经济迅速崛起,一些富起来的中国人有了强大的消费能力去西方国家消费。他们还流连于巴黎大大小小的博物馆。这说明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中国人的精神追求也在不断丰富。

  也许每个个体没有很大的力量在短期内改变什么,但我坚守一个理念:一人一世界。你的言行举止都是外国人认识中国的一个窗口,要用言行去影响和感染你身边的外国人,这也是作为个体能够做到的最好的爱国方式之一。每一个中国人都这么做,西方国家对中国的看法就会发生很大的改变(环球时报记者 张妮 倪浩)

  来源:环球时报